你问我答|经验分享|综合物流|货盘信息|航线运价|物流服务|出口交流|职场速配|外贸综合|贸易展会|时事新闻|愚人码头|书香人生|大连知道|站务中心
发新话题
打印

[网络小说] 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

可那怪物看似凶残,却在我举枪的同时,像蜘蛛一样快速爬走了。这一举动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怎么就吓成这德行?
  我见它自己跑没影儿了,也就悻悻然地收起战神,起床穿衣洗涮。当我洗完脸准备擦脸的时候,不经意地向镜子里一看,顿时瞠目结舌。镜子里我的样貌依旧,但是周身的气场却有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原本的护体白光依然存在,但却在那白光中掺杂着隐然的暗红色光芒。
  这怎么个情况?鬼气和血气的结合?我吃惊不小,心想没道理啊,我没做什么坏事儿啊,为什么鬼气和血气会跟着我?!这可是要倒霉的!

TOP

 我赶紧放下东西出门,冲到吴聃房门前敲门:“师父!!师父!!!!"
  没多会儿,穿着睡袍的吴聃睡眼惺忪地开了门,叹道:"一大早的,又怎么了?"
  我苦着脸进了门,将刚刚镜子里见到的情景跟吴聃讲了一遍,随即叹道:"师父,我这离魂回来之后就能看到各种奇怪的鬼,护体之光也变得很怪,这是不是说明我要出事啊?"
  吴聃神色凝重,一把抓过我的手腕探了探脉博。随即翻开我的眼皮看了看说道:"嗯,没事,没怀孕,不是喜脉。"
  我无力地说道:"师父,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到底我怎么回事儿啊?"
  吴聃这才收起玩笑的态度,问道:"你见过马络羽之后,做过什么奇怪的事儿没?“
  我回想了一遍,霍然想起马络羽送我离开时的情景:似乎在我的身体里注入一股至阴至寒的"真气"!
  我对吴聃一说,他恍然点头道:"这就对了。马络羽修炼的是鬼道秘术,具体的我也并不了解,但我知道,其中最基本的就是役鬼之术。简单的说,很多人费劲养鬼,就为让鬼帮忙办事。但灵力越强的鬼越难驾驭,跟他商量起来也麻烦。但役鬼基本上是暴力镇压
  驱使,不从的灰飞烟灭。你沾染了马络羽的道法气场,鬼不怕你才怪。"

TOP

 "那我突然能看到鬼,也是因为这个了?"我问道。
  吴聃点头道:"是,没事。“我听了这话才放下心来。但吴聃继续说道:"但是……“我听到这个之后神经又紧张起来:"师父你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
  吴聃说道:"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役鬼术练得厉害还行,半吊子还想使唤厉鬼,总有一天被反噬。很多鬼对这种役鬼的人没好感,指不定什么时候反抗下。"
  我听后说道:"师父,我可真没这个心思去使唤鬼,可它们如果移恨在我身上怎么办?"
  吴聃想了想,说道:"其实许多道术无正邪,但看用术的人。人心正,邪术也有正法来用。人心邪,正道也能变邪法。如果你有马络羽的部分道法,那不妨练练役鬼术。“
  "师父,这不是刚说了役鬼太缺德吗?"我狐疑地问道。无论是正是邪,强迫鬼去干活都够不人道的。吴聃翻了翻白眼,说道:"古代奴隶主确实让人干活不给钱,但现在是新社会了,你可以付钱让鬼帮忙么。天地间很多孤魂野鬼求投胎求冥币,只要大家公平交易,鬼也是挺乐意的。“
  "这不是跟赵振海差不多?"我不由问道。
  "不一样,他没那本事。"吴聃笑道:"今晚你就备点冥钱香烛,见见那些鬼兄弟们。“
  我咧嘴道:"自己去?“

TOP

 吴聃笑道:"自己去吧,反正也不会出事。"说着,吴聃详细地跟我讲了役鬼术的步法和口诀,咒语,让我在今天记明白了,晚上可以试试威力。
  我一听,这可不敢自己试试看,请鬼容易送鬼难,这要是请来送不走,我岂不是**了。
  由于古堡酒店出过多起命案,加上很多客人不敢住在这地方,都退房了,所以古堡酒店现在算是阴盛阳衰,不少游魂野鬼把这儿真心当自己家客栈了,我这一天到晚看到不少灵体和幽魂。虽然说这群灵力低下的东西不可能对人造成什么影响,可想象一下,吃饭的时候旁边站着一个没头鬼,顿时食欲减半。上厕所的时候也不清净,一推门里面站着一猥琐男鬼等着爆你菊花,这还能有心情上厕所么。
  所以,下午的时候我坐在房间里思考吴聃的话。确实应该学点役鬼之法,处理管制一下这些幽魂野鬼,否则老被他们盯着自己一点隐私也没有啊。虽然说之前肯定也有,但是眼不见心不烦,现在可是天天见,真心烦。
  于是下午我跟阮灵溪出门买了一应香烛冥币等等,打算今晚跟这群鬼兄弟好好商量商量,别没事总跟着我。同时,我将主要的咒语记于心中,打算今晚试试看能不能真的招来鬼为我效命。
  到了晚上,我按照吴聃的指示,找到古堡酒店后门的一条小岔路里,看四下无人,便摆上香烛,画了个圈,又画了一个方形,将冥币放于两个图形之内。其实这里有个说法,给男人烧纸是要画方形的,女的则是圆形。既然是给孤魂野鬼而非亲属烧纸,则不必费劲写什么生辰啊名字啊什么的。

TOP

  火光烧起的时候,我果然瞧见许多鬼影围了过来,不过这些鬼怪倒也不敢靠我太近,只在远远围观。我笑道:“各位,这些权当是送给大家的零花钱了。话说我求你们了啊,别老跟着我好吧,我也是要隐私的啊。”
  那些鬼一个个直愣愣的没有反应,还是全部都盯着我看个不停。阮灵溪看不到我面前的鬼,吃惊地问道:“二货,这地方真有鬼吗?为什么我看不到?”
  我苦笑道:“我之前也他么不知道。”
  我见那些鬼怪并没离开的意思,于是起了想试试咒语的心思,于是按照吴聃教给我的步法,凝神聚气,口中拈诀,喝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诸鬼伏藏!”
  说着,在空中画出一道符咒。随着手指间的亮光闪烁,却见群鬼居然俯首跪地,齐声道:“愿听鬼主差遣!”
  我擦,我吓了一跳,鬼主,这名字碉堡了,听后还真有点儿小激动呢。阮灵溪自然不知道我在干嘛,忍不住撞了我一下:“二货,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你看有人在看你呢。”
  我扭头一看,果然的,有个夜晚行路的人面露惊讶地看着我,随即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我顿时暴汗,估计是刚才念咒语的时候被路人听到,那人当我神经病了。
  我看着满地跪拜的鬼群,心想既然听我差遣,我得让他们做点啥呢?是抢个银行呢还是拍点女神的果照回来啊哈哈哈。

TOP

 正当我畅想的时候,却突然见鬼群后站着一个人。纸钱还没有完全被烧掉,火光映照之下,那个人的影子明明灭灭出现在我视线里。
  我定睛一看,那人竟然是段老大。这货不声不响地站在鬼群身后面无表情,火光跳跃,明暗交叠之下,段老大的影子便透出一股说不出的森然。
  “段老大?”我吃惊道:“我靠,你怎么不声不响地来了?”
  段清水慢慢走到我跟前,冷冷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怎么突然会鬼道秘术?”
  我苦笑道:“说来话长,还不是因为离魂之后,不知道哪个**缺德货将萧柔的生辰八字换成了别人的,搞得我折腾半晌什么都没干成,还变得这么奇怪嘿。”
  我乱七八糟说了一通,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才能说明白,正想问问段老大怎么会突然跑来看我招鬼,却见段老大冷笑一声,缓缓说道:“你不知道换走生辰八字的是谁么?”
  我骂道:“谁知道啊,不知道哪个缺德货干的。不过我不相信是我师父。”
  “是我。”段清水说道:“是我换走的。”

TOP

 “你??我靠你为什么害我?!”听了段老大一番话,我有些吃惊。我从来没想过我身边认识的这几个人会给我使绊子,尼玛的这孙子。
  段老大伸出手来,手掌心中托着那雪山神钥:“这东西其实并不完整。雪山神钥也分阴阳,这是属阴的那一把。还有一只是阳的属性。这两把钥匙都被马靖城藏了起来,阴属性的这一把被我们的一个前辈追回,也是经过了几番血战的,最后竟然流落到你师父的手上。阳属性的一把我到现在也没找到它的下落。马靖城现在踪迹全无,有传闻说那钥匙是在马络羽的身上。因此我花了很久的时间去寻找马络羽。可也毫无下落。后来,赵振海的师父以禁咒耗命换取马络羽的生辰,想通过窥探幽冥天机的办法来算出马络羽的下落,或者她的幽魂所在。可结果却是一片空白。马络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连灵魂的去向都是毫无记载,这一点很奇怪。恰巧在那天,你师父要你下幽冥追寻萧柔的阴魂,我才想起这李代桃僵的办法,想让你来带路,然后让赵振海追踪去寻找马络羽的所在。可惜,还是一无所获。“
  我靠承认了!!竟然光明正大坦坦然然地承认了丫的暗算过我!!
  我有点恼火:“段老大,枉我当你是朋友,我次奥你竟然暗算我,还说得这么坦然。你在外面这么吊,你爸妈知道吗?!“
  段清水面不改色地说道:“这不叫暗算,这叫暗中利用而已。“
  “我靠,那不一样吗?!“我顿时气结:”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儿就死了去?!你良心过得去吗?!“
  段清水说道:“你不还没死吗?“
  “……“我已无话可说。

TOP

阮灵溪怒道:“段清水,你也太过分了。这么危险的事你也不跟我们事先商量一下!“
  段清水耸耸肩,说道:“商量一下之后就不危险了么?“
  我怒道:“那你也不能这样啊?!“
  阮灵溪喝道:“我告诉师姐去!!“
  段清水很淡定地反问道:“商量之后,宋炎就会拒绝不去么?“
  “……“我一时语塞。确实,如果段老大告诉我说,宋炎啊,我得让你帮个忙。就你能下幽冥帮我探探路,看看我家钥匙是不是在那女人手里。这么一说,我肯定也不会拒绝。
  段老大于是继续说道:“你看,商量与否你都会去,结果都是一样的,我为什么还费那些口舌。”
  我顿时无语。段老大这话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但是貌似哪儿不对劲啊?恶女也一时没找到反驳点,于是我们仨在原地沉默下来。此时,那鬼群有鬼探头探脑地凑到我跟前,问道:“不好意思打扰一下,鬼主,要是没什么吩咐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咩?”
  咩泥煤啊!这是个广东鬼吗??
  “你生前广东人?”我打量了一眼那瘦弱的男鬼。
  那鬼立即摇头:“不是,我是河南驻马店的。”
  “那你咩个屁啊,跟我卖萌啊?!都走吧!带上刚才烧给你们的钱!”我没好气地说道。
  众鬼如释重负,纷纷消失在夜空中。我看着那群鬼长叹一声,心想我这就等于揣了一本夏目友人帐啊。
  被段清水这一番抢白,我有些哭笑不得,段老大这还真叫坑了别人他还得意。我们仨回了酒店,各怀心事。到了酒店之后,却见苏淩在走廊处等我们。
  “你们帮中的那年轻人来过,说明天下午四点土狼要在滨湖区那片空楼房里见林思行,不知要做什么。”苏淩对段老大说道。
  “什么?这个时候?土狼刚被警方怀疑,时刻被监督,还会去见外人,这不怎么可能吧。”段清水沉思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苏淩说道:“你是想去还是不去?”
  段清水沉思半晌,说道:“一直以来,这个线人提供的倒都是真情报,这一次还真不知道是真是假。”
  “滨湖区的空楼房,这什么地方啊?”我问道。听到这个消息,我立即将段老大坑我的这个问题给抛到一旁。
  “我记得那是一片烂尾楼,四下什么人都没有。”段清水说道。
  “那去看看就是了,还怕他。”我说道。

TOP

 阮灵溪说道:“二货,你别瞎指挥,万一这人有什么阴谋呢?”
  我于是学着段清水的语气问道:“有阴谋我这警察就不去管么?”
  阮灵溪气结,翻了翻白眼不再搭理我。
  段老大点头道:“去看看也好,在这里我也不怕他们搞什么阴谋诡计。”
  于是我表示我也要去。阮灵溪立即表示她也要跟去。我喝道:“不行,万一真打起来你出事怎么办?”
  阮灵溪冷哼道:“我功夫好得很,倒是你,总关键时刻掉链子。”
  段清水说道:“那天只我跟宋炎去就行了,人太多万一打草惊蛇,况且撤退的话也不好退。”
  于是我们商量完毕,各自回去养精蓄锐地休息。由于我做好了事先的心理准备,于是在再度看到到处飘着灵体的时候,也就见怪不怪了。我回头看了一眼小幂,突然想起夏目友人帐里那个男主角身边也跟着一只化成猫咪的狐狸,顿觉很狗血。谁说动画片都是假的,坑爹啊。
  第二天起床之后,我整理了一下行装,打算下午去跟段老大潜入那烂尾楼里等着看看林思行和那土狼在搞什么鬼。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带上了小幂,一旦有情况就让它求救。段老大自然也做了很多安排部署,我并不清楚。阮灵溪有些不放心,但吴聃却很淡然:“徒弟媳妇不用担心,现在他是鬼主,也就是鬼群的小头目。那破地方阴气很盛,如果不行的话就驱使鬼魂来帮你们。记得多带点冥钱就行。”
  我见吴聃说得那么轻松,也略略放下心来。中午饭后,我跟段老大收拾停当,乔装从侧门出发,一路绕道到了那滨海区的烂尾楼群。远远地,我就瞧见一大片垃圾场,后头则是几座建了大半的高楼,残破地立在斜阳里,露出钢筋水泥的骨架,看上去就像是被烧伤一样。黑洞洞的烂尾楼连成一大片,走到近前发现,这楼层还挺高,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楼底下冷风嗖嗖地刮。段老大示意我躲到楼下隐蔽。我俩藏好,半晌没听到什么动静。我一看时间,才下午三点,距离线人报告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呢,也许人都没来呢。
  我俩静等半晌,一旁的小幂突然说道:“喂,你们两个有没有觉得这地面有点奇怪?”
  “什么奇怪?”我低头看了看地面,是一半水泥一半泥土的,看来是还没竣工就停止的原因。
  “有股怪味。”小幂俯下头嗅了半晌,说道:“好像地底下有什么东西。”
  我闻言趴到地上去摸了半晌,没看出有什么不妥。地面也不像是被人挖开过。就在此时,段老大突然喝道:“不好,这地下有炸弹!”

TOP

 说着,一把拎起我向外拖。就在他刚刚拖着没回过神儿来的我出了那楼门,我只听到身后轰然一声巨响,铺天盖地的灰尘碎石飞了出来。就在眼前被烟尘弥漫耳朵基本上失聪的时候,我感觉段老大飞身扑过来,将我压在身下。飞沙走石倒是没怎么砸到我,只是烟尘呛入口鼻,难受得不行,又觉得碎石砸到腿脚,特别疼,就像是被飞刀刺中一样。
  等这爆炸轰鸣声渐渐消失之后,我慢慢睁开眼睛,发现段老大也慢慢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和碎石。我知道这货刀枪不入,刚才如果不是他救我,我就被炸成肉夹馍的馅料了。正要道谢的时候,却见眼前十几支AK47对着我俩。端着这枪的是十几个蒙面大汉,看似**。顺着这几个人的身影,我瞧见站在我们对面空楼房二楼上的土狼。
  土狼冷笑道:“传说中段清水刀枪不入,我一直很好奇,如果是炸弹的话,是否能够把你给炸死呢?”
  段清水冷笑道:“就凭你带来的十几个人就想杀了我?”
  土狼朗声笑道:“对付一个声名在外的段老大,我怎么会这么掉以轻心呢?”说着,土狼拍了拍手。倏忽间,一群穿着防弹衣的蒙面大汉从四下冒了出来,看来像是早就藏在这里的**。虽然他们拿的武器大小不一形状不同,可我一看,都特么先进的我连摸都没摸过的重型武器。这都怎么买到的!
  我看了看手上的,顿时有点像缴械投降。我去,这武器装备差太多了。这简直是穿越到了《反恐精英》的游戏现场啊。对方都是装备精良的土豪,我俩一个就一小破,另一个赤手空拳,完败啊。
  段老大有意地挡在我身前,对土狼冷笑道:“你公开跟我对抗,想杀了我,是承认你是情花组织,或者说是鬼判组织的人了?”
  土狼笑道:“没错,我是鬼判里的北斗七星之一,文曲。”
  这话一说完,那几个**却像是事先约好了似的,一起冲我们俩开枪扫射!

TOP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但听段老大双手捻诀,似有佛音响起。须臾间,我感觉从地底下升起一道金光,绕了两圈,环绕成一只铁桶形状,将我俩包围进去。枪林弹雨乒乒乓乓地砸在那光影外围,就好像撞到了防弹玻璃,完全穿不透。
  我心中那个内牛满面啊,心想守护神族就是好,长绝咒一念,立即灭绝师太附身,神马牛鬼蛇神都打不到我。就在这时,我见小幂一个飞跃钻进光圈里,似乎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艾玛,差点儿又死一次。”
  我无语道:“你倒是钻得快!”
  就在这时,我听到身后一阵轰然巨响。后头一看,尼玛吓尿。只见土狼竟然在与段老大进行道法对决。没想到土狼本身道力高强,只见他的道法化作一只奔突的蓝色饿狼,在段老大道法造出的防护罩外奔突撞击,我似乎能感觉到四周都在晃动,心中不由忐忑不安。
  小幂骂道:“我靠二货,你别愣着啊!!你得帮忙啊!!”
  “怎么帮??”我有些蒙圈了。刚才爆炸的后遗症还没消除,听在耳朵里所有的声音都嗡嗡作响,带着回音的。
  “这地方阳光很弱,现在更是快见不到了。如果你用役鬼术的话,也应该是行的通的!”小幂说道。
  “那我怎么做?”我心中着急,眼角余光瞥过那许多**一样还在努力开枪的**,不由心中一动。尼玛,让你们开枪,看样子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懂道法的货色,我只要让鬼兄弟们给他们缴了枪,还怕这些傻叉们么?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捻诀念咒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诸鬼伏藏!”说着,在空中画出一道符咒。须臾间,在段老大那光圈外围,从地下钻出几道鬼影。那鬼一见我,立即畏惧地俯首跪地:“愿听鬼主差遣!“
  “去,给我把这几个端枪的枪都给卸了!“我急忙命令道。
  由于段老大跟土狼的道法对决还未结束,那几个鬼影不敢靠近道法集中的地方,只好去往外围,扯腿拉胳膊,各自去扯住一个开枪的。我就很好笑地看着那几个**开着枪突然地枪口朝天,又或者枪口掉头对着自己,不明真相的货色便吓尿了,顿时丢下枪逃了。剩下的几个,有的被鬼拽住胳膊向后转身,冲着土狼开了好几枪。土狼大骂几声,只有收了道法暂时躲到一旁。段老大则乘胜追击,仰天长啸一声,却见一道金光从身体内飞出,赫然幻化成长着翅膀的狻猊,冲着那土狼攻击而去。没想到那狻猊威力不小,这一撞击,直接将土狼所在的二楼撞开一道大口子。土狼一个没留意,从二楼上摔了下来,摔在地上,扬起一阵粉尘。
  我心中暗自叫好。头目失利,其他人看事情不好,纷纷想逃跑。没想到这时候,四周突然出来一群黑衣人,举枪对准那几个**,喝道:“都别动!!“
  我一看那几个突然杀出来的人,又见段老大一脸轻松,这才知道这货早就安排好了。他之所以没让人直接跟着他来,就是怕被土狼等人察觉,宁可让这群人晚来一阵子,自己冒险一下,也不想打草惊蛇。这种以身犯险的精神,我感觉我很值得学习。这要是我也能胆儿这么肥,估计未来没有什么破不了的案子。
  此时,我跟在段老大的身后,走到土狼跟前。我见土狼一身狼狈,大概是这一摔摔断了腿,一时半会儿竟然坐在地上没起来。
  我厌恶地看着他,喝道:“是不是你杀了萧柔?!“

TOP

  土狼冷笑一声,艰难地依在旁边的石块之上,说道:“是又怎么样,你们有证据么?怎么,想抓我们去警局?可以啊,这群**我根本就不认识,妄图让他们来指证我,那是不可能的。”
  我一听这话,顿时有点郁闷。确实是这样,很多**是不问原因不管雇主姓名的。原因是一旦被抓,他们也无法交代出雇主是谁。我暗叹一声,想起萧柔,便问道:“萧柔的阴魂呢?被你打得魂飞魄散了么?”
  土狼耸耸肩,说道:“当然,生前斗不过我,死后当然更不是我的对手。”
  我愤恨半晌,突然想起前阵子取证的时候曾经到过那戒指店,便在口袋里翻出那枚戒指,举到土狼面前,说道:“你还记得这个么?这个戒指的寓意是‘无法停止的永恒之爱’,你给她戴上戒指的时候,应该是十分珍惜她的吧。你难道就那么忍心下那黑手,折磨自己所爱的人致死?!”
  土狼看到那枚戒指之后,脸色骤变,立即喝道:“滚!丢掉那东西!!我跟那个女人早就生生世世不相往来!我要让她知道背弃我的后果是比下十八层地狱还要痛苦!!”
  我怜悯地看着他,说道:“也许你曾经后悔过,你给警察局寄过信件,万念俱灰,试图自首寻死。可后来因为某种原因,竟然改变了这个想法,还加入这鬼判组织,当起了爪牙!”
  土狼冷笑道:“反正我已经没什么在意的了,何必执着,我要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去过活,想让谁生,想让谁死,都在我动动指头的瞬间。”
  段老大打断我,说道:“不用给他废话,这个人已经疯了。”
  就在这时,小幂突然跳到土狼身上,张嘴叼走了土狼腰间的一把钥匙,三两下跳过来,丢到我脚边。我心想这啥意思啊?于是俯身下去捡起那串钥匙,却见那钥匙上有一只挺大的钥匙扣,是一只透明的玻璃瓶,里面装着一只很小巧丑陋的黑娃娃。
  “什么东西?”我皱眉道。
  土狼笑道:“当年从萧柔子宫里挖出来的胎儿,被我做成了娃娃,好看么?“
  我听罢手一抖,这黑色娃娃差点儿掉到地上。尼玛的这个变态!我愤愤地摸了一把腰间,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带手铐,不由怒道:“土狼,你他妈后半辈子就在监狱里过吧你!!“
  土狼仰天大笑道:“拜托,你们根本没我的犯罪证据,请问宋警官,是想以什么罪名抓我进监狱?哦,对了,现在应该是下午四点了。段老大,忘了告诉你,你那线人已经被我派人杀了,丢在环城公园的护城河里。谁让他多嘴呢,而且还没说对。下午四点,我并不是要见什么重要人物,而是要完成一场华丽的表演。现在是四点整,该开始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他说华丽的表演是什么。杀人?可他现在连杀鸡的本事都没有。就在这时候,段老大却一个箭步上前,举起拳头对准土狼的脑袋一拳砸了下去。段老大那拳头堪称铁锤,这一拳下去可想而知了,土狼的脑袋顿时血肉模糊变成血饼。只是恐怖的是,脑袋虽然碎了,可土狼的手依然在微微抽动。
  我顿时一阵恶心,想象着刚才这人还在说话,瞬间却变成了烂肉,不由忍不住干呕半晌。
  “段老大,你他妈为什么要杀了他?!这得送警察局啊!!“我本想说让法律制裁这种恶人,但是刚才的场景太恶心震撼,一时间我语无伦次了。
  段老大却面不改色地说道:“如果等你送他去警局,也许死的人会很多。“
  说着,他从土狼的身下抽出一只小型的发射器一样的玩意,一拳砸碎,然后丢给我。我看着那残片,也不好判断是什么东西,貌似是什么小型的先进的玩意,不知做什么用的。
  “这什么玩意?“我问道。
  段老大说道:“不知道,我看到他刚才按了下去,也许现在某个地方已经出事了。“

TOP

怎么这么久都不更新了啊啊啊啊啊啊

TOP

快快更新啊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