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我答 |经验分享 |综合物流 |货盘信息 |航线运价 |物流服务 |出口交流 |外贸综合 |贸易展会 |站务中心
发新话题
打印

利率市场化是中国必经之路

利率市场化是中国必经之路

“说实话,除了附近的楼价借着这个概念涨起来之外,我还没看出上海自贸区有啥特别之处。”对于当前在国内引起广泛关注的上海自贸区,知名经济学家、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财政金融研究室主任张岸元泼了一瓢冷水,他认为,公众对上海自贸区的期待过高,应该降降温。同时,对于当前正逐步推行的、事关中国经济前景的利率市场化,张岸元也认为,这是中国必须走的一步,尽管有风险。但他同时指出,公众也不要指望利率市场化后存款利率上行、贷款利率下行,终结银行的好日子。近日,在广州出席第十届中博会的张岸元接受了本报采访。

  存款利率上限侵蚀储户利益

  利率管制是中国金融的万恶之源

  记者:央行近期贷款利率管制后,全国对利率市场化预期空前高涨。

  张岸元:自2013年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但当前,执行0.7倍下限的银行比例很小。我曾经去某一个省,他说没有一家银行按照0 .7倍这个下限来执行。这就是说,只有非常少的借款人将从央行取消贷款利率7折下限措施中受益,而这些借款人几乎都是大型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贷款利率下限的放开实际上影响较为有限。

  利率市场化将利率的决定权交给金融机构,由金融机构自己根据资金状况和对金融市场动向的判断来自主调节利率水平。从国际上的成功经验看,放开存款利率管制是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中最为关键、风险最大的阶段。存款利率管制的放开涉及银行经营能力,要根据市场成熟程度分步实施、有序推进。我国金融机构公司治理改革尚未完全到位,存款保险(放心保)制度尚未建立,存款利率市场化还需稳步推进。所以,真正的考验是存款利率的放开。

  目前,存款利率被限定在央行基准利率的110%之内。央行数据显示,截至上半年,中国人民币存款余额达100.91万亿元,其中居民存款大约40多万亿元(相当于2012年GDP的8成),老百姓将约50%的收入存到银行避险,但存款利率的上限使得民众对银行或议价能力较高的地方融资平台进行补贴,这意味着储户合理利益在遭侵蚀。

  取消存款利率上限尽管风险大,但没有退路。短期来看,一旦打破存款的垄断定价格局,市场化竞争会导致存款利率快速上行,进而使得银行息差大幅压缩。

  存款利率放开后,银行的存款争夺会非常激烈,这会提高银行的融资成本。由于存款利率上升,贷款利率下降,银行利润空间必将被挤压。为了防止出现银行不良贷款增多和资产贬值带来的挤兑,就必须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可以说,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是实行利率市场化的保证。

  利率管制是中国金融的万恶之源

  记者:利率市场化的路径是不是也存在分歧?

  张岸元:利率管制是当下中国经济金融运行中的万恶之源。投资拉动、信贷冲动、收入分配失衡、金融风险积聚等背后,都有利率管制因素作祟;体制内外利率并轨,其意义不亚于上世纪80年代的价格并轨。

  关于利率市场化的路径,各方的主张也各不相同。主张渐进推进、存款管住上限、贷款管住下限者有之,主张同时放开贷款、存款利率者亦有之;主张先利率市场化再汇率自由化者有之,主张同时放开或彼此不相干者亦有之。还有人建议先推广存款保险制度,放开民间银行门槛,大力培育中小银行,打破当前大银行垄断的局面。但不管怎么说,利率市场化已是大势所趋。

  记者:利率市场化为何对中国如此重要?

  张岸元:利率完全市场化将极大地改变中国经济的增长模式,也将有利于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它是中国必须走的一步。

  别指望利率市场化终结银行好日子

  记者:很多人都寄希望于利率市场化后银行存款利率上行,贷款利率下行,压缩银行利润空间,终结银行的好日子。会这样吗?

  张岸元:这只是空想,对照国外的情况,不存在这样的情况。比如美国,利率市场化后,存贷款利率都是双双走高的。为什么会这样?利率水平的变化有时不太好比较,取决于宏观经济形势。比如,利率市场化的时间节点刚好在经济上行期间,美联储可能为了抑制经济过热,可以把利率调上来。

  利率市场化后,存款利率应该会上行,贷款利率还难说。这直接取决于金融市场能放松到什么程度。 利率市场化只是改了资金价格的形成机制,如果金融市场准入放松之后,全中国还是就那么几家银行,市场结构不变,利率市场化实际上还是这几家银行说了算。所以要降低门槛,成立大小中小银行,民资银行,通过市场竞争打破当前几家大银行对贷款的控制。

  从目前金融和非民间金融的利差来看,民间金融的借贷成本显著高于体制内的贷款,民间借贷和体制内的贷款存在20%的利差。存贷款利率都放开之后,贷款利率应该也会上行,而不是想象中的下行。所以,民众不要对利率市场化后彻底打破银行存贷款高利差、压缩银行盈利空间抱有太大期望。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存贷款的定价权交给金融机构,银行之间的竞争将会变得更加激烈,银行的低资金成本时代已一去不复返,银行的日子肯定没现在这么好过了,经营能力必须更强。

  除了周围房地产涨价,没看出上海自贸区有啥特别之处

  记者:上海自贸区最近很受大家关注。

  张岸元:说实话,除了附近的楼价借着这个概念涨起来之外,我还没看出上海自贸区有啥特别之处。

  记者:你不看好上海自贸区的政策红利?

  张岸元:它做不到这么大的创新。香港有1100平方公里,上海自贸区28平方公里,还是三个分开的区域。现在主要是做物流、集装箱等,是外贸经济性特区,其卖点无非是税收优惠,物流保税等,以此来吸引外资,包括国内投资。这其中涉及到的监管问题太复杂,从之前公布的信息来看,也没听说有诱人的税收优惠政策。香港到现在的离岸市场人民币交易的规模大概六七千亿人民币,上海这么小的面积,最多做到几百亿人民币的规模,价值不大。

  巨额外汇储备亟待分流

  记者:大家对人民币升值带来的外汇储备损失关注度很高。

  张岸元:如果综合考虑汇率损失,人民银行持有外汇资产的损失极为惊人。将每年外汇储备增量以当年人民币兑美元平均汇率测算换汇成本,再以升值后不同的汇率水平测算汇率成本,到2010年年末,2003年以来每年增加的外汇储备已经发生的汇率损失达2711亿美元。如果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到6,2003年以来增加储备的汇率损失将攀升到5786亿美元。以上只是一个粗略的测算。

  记者:那在您看来该怎么办?

  张岸元:现在的外汇储备有3万多亿,看起来很多,如果今年减少几千亿,似乎一点妨碍都没有。但如果少了几千亿,你试试看。虽然大家都知道多了是个累赘,是个潜在的损失。但如果你真要把这一块肉割了,还真会出不少麻烦。无论是从外储保值增值的需要出发,还是从增强宏观调控的有效性看,外储分流都是一件很迫切的事,关键是找到合适。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