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我答|经验分享|综合物流|货盘信息|航线运价|物流服务|出口交流|职场速配|外贸综合|贸易展会|时事新闻|愚人码头|书香人生|大连知道|站务中心
发新话题
打印

[网络小说] 《重生女相士》

《重生女相士》

内容介绍:


  程路的人生非常的不完美,她懦弱,她不漂亮,也没有才情,不过好在,她有了重生的机会,她和爷爷学习相面,这可是祖传的

TOP

一 重生之前

  

  程路之所以叫程路,是因为爸爸姓程,妈妈姓路,又因为妈妈在家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他们的长女名字就叫程路,程路本来是一个聪明美丽的女孩儿,她的学习成绩在初中之前一直很好的,从小时候就看出是一个美人坯子,但是,非常不幸的,进入了青春期之后,她就开始发胖,白白胖胖的,而且还长了一脸的青春痘,旧的痘痘下去了,留下了难看的疤痕,新的还在长,这就是悲剧啊!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的不幸开始了,性格也变了,以前她一直认为,女孩子的容貌是不重要的,以色事人难以长久,而自从自己不再是美人之后,一切都不同了,她成了男孩子嘲笑的对象。不管她的成绩有多好,她都得不到大家的喜爱,甚至连老师也是这样,当大家一看到她那满脸的青春痘,又红又大颗,有的地方还有化脓的迹象,还有结痂之后的痘痘,使皮肤变的发黑,看上去就象是长了斑一样。就这样,一个美人毁了。

  但是真正毁了程路人生的是两个人,一个上初中时候的同学,他叫洪凌峰,是学年级的白马王子,他们是同桌,因为程路的好脾气,两个人成了好朋友,不过,在程路认为人生很美好,甚至觉得眼前的白马王子不注重容貌的时候,这个洪凌峰给她致命一击。一群男生逗程路和洪凌峰他们两个人是一对儿的,洪凌峰大声反驳,

  “我能看上她?”,就这么一句,将程路的心彻底的打落在了谷底。这件事也直接影响了程路的中考,她没有考上高中,是爸妈花钱才上的高中,一共花了三千块,那是当时一户普通农家一年的收入啊!不过初中的底子不好,再加上心情总是沉重,程路迷上了小说,那时的席绢的小说非常的流行,这样,也直接导致了程路在高中一直在垫底,重读的两年,终于考上了一所三流的大学,混了三年,然后找了个养不活自己的工作。后来又开始做了小买卖。可是她的情路已久坎坷,要说爸妈是心疼她的,不然,也不会这样的由着程路这样颓废。

  毕业后,程路也交了一个男朋友,她以为只有这个男人会和自己结婚,把自己所有的钱都交给了男朋友欧小明,可是,她又被通知,男友要结婚了,而且是和自己的朋友,还是程路介绍他们认识的,新娘叫方菲,是程路原来上班时候的同事,个性温和的程路的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程路大哭了一个下午,直哭的昏天黑地,呼吸困难,哭的累了,就直接爬上了床,掀开棉被,睡着了,然后···

  程路隐约听见了咯咯的鸡叫声,她有个毛病,一听见母鸡这样叫就犯困,因为小时候,她每到中午睡觉的时候,她家的老母鸡就这样叫,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那时候,爸爸妈妈的身体还很好,爷爷的身体也很硬朗,还没有被大爷气病了。她是家中最受宠的孩子,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无忧无虑。

TOP

 “咦?不对啊!”她怎么回家了?程路一醒过来,就发现了不对劲儿,她坐起来,看看自己,身上穿着一个小背心,小胳膊小腿儿,这···自己怎么变小了。摸摸自己的脸,看看自己的手,怎么会这样,咬一口自己的手,疼!是真的。旁边还睡在妹妹,她认得的。

  “呀!闺女醒啦?今天怎么这么出息,没有哭啊?”一个梳着大辫子的女人进来了,程路一看,这不是她妈路霞吗?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妈妈年轻的时候还是很漂亮的。路霞看女儿呆呆的样子,以为是还没有睡醒,她这个女儿非常的娇气,每次睡醒了,都要哭一会儿的。路霞顾不得自己的一身汗水,赶紧上了炕,抱过女儿,她刚从园子里回来,园子就在房前,种了家里平时吃的蔬菜,怕程路哭,吵醒了一旁睡的妹妹,路霞只有抱起她哄着。

  “乖啊,妈的老闺女,妈给唱歌啊···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棂,蛐蛐儿叫铮铮,

  好比那琴弦儿声,

  琴声儿轻,调儿动听,摇篮轻摆动,

  娘的宝宝,闭上眼睛,睡来那个睡在梦中啊···”程路闻着妈妈身上的体香,听着久违的歌声,眼泪就掉下来了。

  路霞看女儿还是哭了,忍不住叹气,“哎呀,咋又哭了,你这个丫头,真是的,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她这个女儿实在是太娇气了些。这个时候,程风清和他的父亲,也就是程路的爷爷程雨露也扛着锄头回来了。看见路霞又在炕上哄着小程路,都笑了。

  程雨露看看小孙女,叹道,“可怜的孩子。”,

  路霞没有当一回事,她这个公公七十岁的人了,是村里公认的高人,可是路霞就不以为然,他有两件事弄不明白,或者说是说的不对,一件就是他的大儿子,是个有名的无赖,非常的不孝,就知道和自己的老爹要钱。还有一个就是给自己算命,说什么自己是有儿子的命,可是生了程路的妹妹之后不久,国家就开始号召计划生育,只生一个好,她生了两个闺女,不得不相应号召,做了结扎手术,还上哪儿生儿子去?不过现在她是不会知道的,程路心里明白,她妈妈在四十岁高龄的时候又生了一个弟弟,因为已经做过结扎手术了,可还是怀孕了,打掉的话会有生命危险的,乡里的领导也就特批了准生证。

  路霞见女儿没有了睡意,只能领着她下地,她也要准备做饭了。路霞做了大碴粥,洗了点小葱,炒了个鸡蛋。程路见妈妈在忙活,自己才六岁,这么小的身子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去找爷爷玩儿。

  要说程路的爷爷,可真是传奇似的人物,程路甚至想,要不是爷爷被大爷气的早死,自己也许不会是后来的结局。爷爷可以说是隐士高人。听说年轻的时候,曾经给蒋介石算过卦。那是他老人家才二十岁,他对蒋介石说过八个字,“胜不离川,败不离湾”,当时蒋介石没有相信,直到他兵败去了台湾,才想起爷爷说过的话,不过爷爷后来在解放后被整的很惨,他的原配妻子,也就是程路大爷的亲娘,就是那时候被整死的。所以爷爷发誓,再也不给人看相了。后来娶的奶奶生了爸爸和小姑。此时看来奶奶应该在小姑家没有回来。

TOP

 程路来到院子,看见爷爷正在磨锄头,“爷爷!”程路走到爷爷的身边,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开口,她小时候也爷爷不怎么亲的,爷爷总是很严肃。

  程雨露看看自己的大孙女,这个孩子也是他最喜欢的,长得很好看,只是性格有点懦弱。看她的面相,走好了路,就是一个幸福的好女人,走不好,就会不得善终啊!

  程路看爷爷又是那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心里实在是忍不住了,“爷爷,你给我也看个相吧!”

  程雨露惊讶的看着这个孙女,这个孩子从小受了她妈的影响,非常不喜欢看相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程路见爷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也是一愣,自己这样实在是冒失了。不过既然说了,当然要继续下去。“给我看。”说完,还嘟起嘴巴,要生气的样子,程雨露见这样,反倒高兴了起来,年纪越来越大了,反倒希望自己的祖传的本领可以有人继承,“好,爷爷给你看。”程雨露让孙女站好了。然后又让孙女走了几步。然后说道,

  “眉长而绣者贤妇,眼绣而清者贵阁,天苍开阔,肤白声柔,鼻直如削者,贵而多寿,人中深直而多子,我孙女好面相啊!哈哈···”

  程路听得非常的迷茫,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爷爷,你说的是啥,我怎么不明白呢?”

  程雨露笑着捻自己的胡须,“眉长而绣者贤妇,所谓“眉长而绣”是指眉毛长度首先要能够基本或超出覆盖住眼睛的长度,其次从毛发上要顺滑清秀,这样的女人是贤妻良母,而“眼绣而清者贵阁”是指眼睛以有神、清亮为佳,不宜眼神恍惚无神,眼球黑白模糊、有较多血丝,白眼球较多等。有“眼绣”的女子往往属于聪明伶俐的类型···”

  程路看爷爷拉拉杂杂说了许多,但是总来说,自己的面相是很好的,心里也很高兴,自己重生了,也许自己的命运真的会不一样了呢!“爷爷,是说我的命会很好吗?”

  “唉!孙女,面相的学问大了去了,我看你的面相是好的,只是你面带煞气,可是今天看你的煞气到是消了不少,不过孙女,你要记住,相由心生,这句话主要就是说一个人的个性、心思与为人善恶,可以由其面相看出来。因此,面相是一种透过观看一个人面部特征的方式来论命的科学。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的行为是善或是恶,那么,就会影响到自身的面相。善者,慈眉善目;恶者,凶相毕露。人的命运也是这样。”

  程路是可以听得懂爷爷的话的,原来看相,也有这么多的学问啊!

  程雨露见自己这个最聪明俊秀的孙女似乎是对相面起了兴趣,心里也非常的高兴。“孙女,想和爷爷学相面不?”

  程路看了看爷爷,又想了想,自己真的要学吗?这不是骗人的吗?子不语怪力乱神,受了党几十年的唯物主义教育,对于相面这样说法,一时间还真是说不准怎么办才好。虽然说自己主动的问了爷爷自己的面相的事,可是并不代表她可以完全的投入进去,其实,程路让爷爷相面,更多的是自己对未来过于迷茫。

TOP

二 教育问题

  

  程雨露见孙女犹豫不决的样子,于是拉过她,坐到自己的怀里。

  “孙女,爷爷给你讲故事吧!”

  程路听爷爷要将故事,觉得可能是能够帮自己做决定的故事,于是点点头,“好,爷爷,你讲吧!”程路还故意做出了天真的样子。可以重生,重新开始,让她的心情无比的畅快。

  程雨露清清嗓子,开始讲,“据说唐朝裴度少时贫困潦倒。一天,在路上巧遇一行禅师。大师看了裴度的脸相后,发现裴度嘴角纵纹延伸入口,恐怕有饿死的横祸,因而劝勉裴度要努力修善。裴度依教奉行,日后又遇一行禅师,大师看裴度目光澄澈,脸相完全改变,告诉他以后一定可以贵为宰相。依大师之意,裴度前后脸相有如此不同的变化差别是因为其不断修善、断恶,耕耘心田,相随心转。

  孙女,明白吗?”

  程路没有回答,她是明白的,可是要想想怎么回答爷爷,“爷爷,是不是学会了看相,就可以帮助很多人。”

  程雨露没有想到自己的孙女有这样玲珑的心,更是下了决定,一定要让这个孩子继承自己的衣钵。“对啊,可以帮助很多的人,知道吗?”看孙女似乎是动心了,程雨露非常的高兴。

  程路还是有点疑惑,“那爷爷,你为啥不敢给人看相了。你不想帮助别人了吗?”

  程路的这句话还真是问道了点子上,提起来,那就是程雨露的痛啊!刚刚建国的时候,他这样一个名气很大的相士,成了被打击的对象,尽管他知道自己和妻子命中有此一劫,甚至可能会丧命,可是,他没有想到打击是这样的大,他失去了相濡以沫的妻子,远离家乡,他怀疑起这个行业,如今自己又要面临一次大劫,如果不能安然渡过,那自己的家传绝学可就真的葬送在自己的手里了。想到这里,程雨露拉住孙女的手。

  “孙女,是爷爷偏激了,可是,相面确实可以帮助你,也可以帮助你身边的人。你想和爷爷学吗?”

  程路见爷爷的表情,估计也是想起了过去的事,不过她还是不太相信的。“可是,真的准吗?”

  程雨露笑了起来,“孙女,爷爷这辈子从来没有算错过。明天领你到集市去,让你见识一下。呵呵!”

  程路见爷爷这样的踱定,也不由得茫然起来。

  路霞的饭做好了,叫程路和她爷爷吃饭,炕桌已经放上了,爷爷坐到了炕里,那是一家之主的座位,爷爷程雨露是山东人,规矩非常的大,唯一的一小盘炒鸡蛋,也要摆在爷爷的面前,妈妈路霞还用一个大茶缸,放上热水,里面放了一个铁皮做的酒壶,爷爷的面前还摆着一个小酒盅。

  程雨露一坐下来,就叫程路过来自己的身边,“来,大孙儿,过来爷爷这里。”

TOP

 他这样一叫,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程风清惊讶的看着他爹,路霞更是惊讶,什么时候她家程路这么得爷爷的宠了,连最小的孙女一岁的程娇都没有这待遇,要知道老爷子平时对孙子都是非常严厉的。

  程路走到爷爷跟前坐下,程雨露把孙女的碗从儿媳的手中接过来。直接夹了一筷子鸡蛋到孙女的碗里,这样的举动更是吓坏了程风清夫妻两个,要知道,这也是从来没有过的呢!

  程路看着自己碗里的鸡蛋,这可是这一家人之中的高级待遇啊!妹妹那么小都没有呢!记得以前小时候,都是爷爷一个人吃好吃的,他们是不能吃的。即使是大爷家的孙子也不给。爷爷非常的大男子主义的。程路受宠若惊的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路霞虽然惊讶,但是也不敢违抗公公的意思,“爷爷给的,你就吃吧!”

  程路听妈妈这么说,觉得自己这样不声不响的吃了,不太好,看妹妹期待的眼神,觉得应该给妹妹吃。不过也得问爷爷,“爷爷,我可以给妹妹吃吗?”程路其实还是有的怕爷爷的。

  程雨露非常欣慰,这个孙女越看越满意,“嗯,给吧!不过下不为例,你是要继承爷爷衣钵的人,跟他们不一样,知道吗?”一句话,直接提升了程路在家中的地位。弄得程路有的不得劲儿,感觉爷爷这是强迫中奖啊!

  程风清一听父亲这么说,觉得事情非同小可。“爹,你这是···”程风清他们这代还是老叫法。

  程雨露也不看他,慢慢的放下筷子,不容置疑的说道,“以后程路就跟着我了,除了上学的时间,就和我学习咱家的绝学,这个孩子你们以后就不要管了。”

  程路一听,怎么感觉被从父母的怀里抢走自己似的,她还没有证实这条路行不行呢!不行,现在不说话,以后就没有机会了,“爷爷,可是我还没有想好呢!”尽管骨子里还是惧怕爷爷的。

  程雨露转过头看了孙女一样,这个孙女剔透的很,是个聪明人,不用他多劝的,“明天你会答应的。好了,吃饭吧!食不言寝不语。”

  程路眼看爷爷一句话定了乾坤,心里不是滋味,难道爷爷的功夫真的有这么神奇吗?

  一顿饭,除了爷爷程雨露和程娇之外,大家都没有吃好,路霞在外屋的厨房收拾碗筷,做好饭之后,就在锅里添了水,等吃完了饭,锅里的水也热了,正好可以刷碗,八五年,那时的东北农村还没有白猫呢!刷好了碗,就可以用这个水,兑上一点麦麸子和豆饼喂猪。

  程风清趁着父亲不注意,偷偷的跑到了厨房,拉住妻子的衣角,“哎?你同意不?”程风清还是有点怕老婆的。

  路霞回头瞪了他一眼,“你爹做的决定,谁敢说不?不过我就纳闷儿了,你爹真有本事吗?”路霞自从嫁过来,可就没有看自己的公公相过什么面啊,她还是听自己的丈夫后来说的,说是相亲的时候,他爹就说她会有儿子的。可是眼下看来,根本就是不准。

TOP

 程风清其实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给人相面,他订婚的时候,是自己的母亲逼问父亲,父亲才说他们会有儿子的,他也不确定。“你说对咱家闺女没有啥影响吧?”

  路霞听了丈夫这样说,心里也犯了寻思,“我就是担心,要是让左邻右舍知道咱家出了会算卦的,咱家闺女成了半仙儿,那会怎么样?唉!丢人啊!”其实在路霞的心里,相面就是算卦,和那些跳大神的没有区别,此时的跳大神就是,一些人说是被鬼怪附体,然后出马给人算卦看病,尽管拥护者众多,可还是被人看不起的,将来她家女儿找婆家都是问题。

  程风清也点点头,“要不等明天的吧!明天周日,乡里不是赶集吗?过了之后,我和咱爹好好说说。得想个办法啊!”

  路霞也在心里盘算着这件事。可是他家就是这个传统,怎么做才能既不让老人反感,有可以解救孩子呢?“你今天也看到了,我看咱爹这么看中程路,估计是够呛,要不还是等咱娘回来吧!”婆婆还是可以信赖的。程风清也点点头,“你说的对,一会儿就让人给咱娘捎信儿,让她赶紧回来。”

  新建乡是附近最大的乡了,所以它的集市也是最红火的,这里的乡政府专门开辟了一块空地给赶集的人摆摊子。平时的日子里,就给大家打打谷子什么的。集市大概分成三个部分,一部分是卖衣服和布料的,这个时代人穿衣服是要扯布料做的。所以单单是卖布料的就有两行。卖衣服的才只有几家,剩下的就是卖内衣什么的摊子。另一部分就是百货,这部分都是摊床,就是放到推车上的,琳琅满目,什么都有,出来洗衣服牙膏,还有小饰品、纱巾。还有一部分就是农贸用品了,有给牛马用的笼头,还有赶马车用的辫子,那是用竹子编,还有锁链、镰刀、斧头等工具,除了这个,还有农产品,想是粮食和粉条之类的。

  程雨露带着他的小孙女就来到了这里,爷孙两个是坐着他们胜利村的马车来的,同行的还有十多个人。

  “爷爷,我们要做什么?”程路非常的好奇,爷爷到底要怎样证明呢?或者说要怎样使自己感兴趣呢?

  “不要问,你会知道的。”程雨露带着孙女先找了一家小饭店,要了半斤的水饺。等着水饺上来的时候,程雨露和站在柜台的老板娘攀谈了起来。

  闲聊了几句,程雨露说到了正题,“看你这店里的生意好像不是很好!”

  那老板娘四十多岁的年纪,身材很胖,估计也要一百六十多斤,看上去倒是个爽快人,“可不是吗?我这店一直都不怎么好,本来还可以对付的,不过今年的年景不好,我这里的生意差了很多。我真打算兑出去了。”

  程雨露状似不经意的说道,“这个倒是不必,过不了多久,你的生意就会大有起色了。”

  一听这个干瘦的老头这样说,那老板娘也起了兴趣,“咦?你怎么知道?有什么内幕?”

  对于凑上来的老板娘,程雨露没有马上回答他,慢吞吞的说道,“你不用问了。”

  老板娘看这个老头的衣着也不像是什么大人物,还领着一个孩子,应该不会有什么背景才对,“呵呵,难不成你还会看相?”

  老板娘也就是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意思也就是激一下这个老头,不过看这老头没有反驳,倒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TOP

三 大伯

  

  程雨露看了老板娘一眼,示意她坐下,“你体型偏瘦,额头不算宽广丰满,但有光泽,鼻梁不高,但鼻头有肉且不露孔,面庞不算大,但嘴较大,你的家境不算旺,父母没有什么财势,凭着自身的能力及吃苦耐劳、勤俭节约,日子还算好,比较劳心劳力,但必定会到异乡奔波,看你的年纪,应该是外乡来的吧?但你有点“横破”的问题出现,财运会有起伏不定之嫌,看你的气色,你最近会有财运。不过接下来就是破财了。”

  老板娘从来没有见过程雨露,自己确实是六年前搬过来的,心里怀疑,会不会是这个老头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他难道是要骗钱?“您说的模棱两可,这让我很难相信。”

  程雨露何等的聪明,知道了她意思,不过给她看相,主要也是因为要给孙女看看自己的本事,“哈哈,那我就说说?”

  老板娘听这老头这样说,也好奇了起来,难道还真的是高人不成?“好,您说,说的对了,我一定好好的报答。”

  程雨露伸出手,让老板娘把手也伸出来,程雨露看了一下,然后正色道,“你十七岁的时候失去父亲,今年失去母亲,你有过两次婚姻,三个男人,三十岁时离婚,三十五岁再婚,只有一个女儿了,生这个女儿的时候是难产,你以后不会再有孩子了,四十三岁的时候事业会有转机,可是在这一年,女儿也会有一场大难。看你的眼睛有病,心脏也不是很好,寿命还可以,能够活到六十一岁。”

  程雨露一说完,老板娘可真是吓住了,这可真是遇到神仙了,“啊···老神仙,你真是神了,这个···你说的都对,我妈还没有死呢!过几天去手术,医生说没有风险的。还有,我···我的左眼确实是看不见的,可是这事出了我自己和当年的医生,几乎没有人知道的。来,老神仙,你和我进屋说,走。”老板娘万分激动,拉住了程雨露就往后院拉,程雨露也只好和她走,还不忘拉上孙女。程路就这样傻傻的被爷爷拉着,她没有想到爷爷这么厉害,看老板娘的样子,爷爷说的一点儿都没有错。老板娘一边拉着程雨露,一边还不忘吩咐伙计,炒几个菜,送到后院来。



  院子里有许多的菜,还有一些煤,衣架上还有女孩子的衣服,进来后院的房子,老板娘让程雨露坐下,自己赶紧倒水沏茶。

  “老神仙,您快给我说说。”老板娘更加急切了。

  程雨露也不隐瞒,“我说你不该离婚了,对方并不想离,如果再离,你很难再有男人了,你的女儿今年会有大劫,应该是桃花劫,你最近一个月要让她小心。”

  老板娘真的吓到了,“是这样吗?”

TOP

程雨露见她的样子还是半信半疑的,也不多说,相信很快会有结果的。从饭店出来,程路还是呆呆的,爷爷怎么会说的这么准呢?看那老板娘的样子,绝对不会有错的。

  程路忍不住看着爷爷,好像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一样,“爷爷,你怎么会看的这么准呢?”

  程雨露一边走,一边说,“人的手上有三大主线,感情线、生命线、智能线,从感情线上看眼病、看情人运、看婚姻,看性格、看心脏的好坏,还看个人的情商。从智能线上看心脑血管的毛病、看智商、看婚姻的稳定与否、看个人适合的职业、看个人成就、看耳朵的毛病、也看心脏的毛病、看牢狱之灾、看头脑的伤害、看性格的好坏等等。从生命线上看其它内脏的毛病、看住院吃药的机会、看灾害的机会,看个人的健康状态和寿命等等。但这些都得结合其它线来下断语,单看是不很准确的。小路,这里的学问很大的,也要看平时的积累,相面不是迷信,你要相信这一点。”

  程路听的迷迷糊糊的,可是她心里还是有一点相信了,爷爷说的也未必不对,程雨露也不管孙女是不是明白了,继续说道,“其实许多人要不不信命,要不全信命,这都是不对的。不信命的,就不能避害,如海上孤舟,任水流舟。全信命的,难免消极,会坐失改变命运的良机。命是天定的,运是可以改变的。”

  程雨露领着孙女四处看看,买了许多的小玩意儿,程路觉得这是爷爷讨好自己的手段。但是程路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个上面。

  祖孙两个逛了很久,下午才回去,一进家里的院子,就听见屋里在吵架,程路一听,就知道是大伯来了,肯定是来要钱的。他总认为爷爷把家底都给了爸爸和姑姑,所以,隔三差五的就来要钱,程路回头看了一眼爷爷,发现爷爷也是一脸阴郁,有这样的不孝子,真是他人生最大的悲剧啊!

  程路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也许现在问并不合适,可是这对她是否和爷爷学相面,有很大的关系,“爷爷,你给大伯看过相吗?”

  程雨露底下头看孙女,这么小的孩子,真是聪明敏感,她也知道大伯是个无良的人吧?“看了,庸碌一生。唉!不能有大财的。”

  程雨露说完,就领着程路进去了。一看见程雨露回来了,程木淸赶紧奔了过来,

  “爹,你回来啦?呵呵,你看,你孙子都等了你半天了。”

  程雨露这才看见大儿子的身边还带着孙子,孙子都九岁了,可是还是显得很怯弱,长得大眼睛,小鼻子,和他妈妈很象。看见了程雨露手里提着的网袋,吞了一下口水,那里有苹果,还有大块的饼干。

  程雨露表现的很冷漠,不是他偏心,而是这个儿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平日来蹭吃蹭喝也就算了,总是过来要钱。“有事吗?”

TOP

 程木淸一见老爹这个态度,心里更是愤恨,谁让自己的娘死的早,老头子就是偏心,不过脸上还是笑着,“呵呵,爹,这不是很长时间没有带秤平来看你了吗?这小子都想你了。呵呵!”说完,赶紧推了一把自己的儿子,程平本来就瘦小,被这么一推,差点没摔倒。

  程雨露一把抓过孙子,心里感叹,这个可怜的孩子,一脸的短命相啊,心里也不由得更加怜爱几分,程路也是知道的,程平后来死了,现在再看这个小哥哥,也突然可怜起他来了。程路走到爷爷的跟前,拿过袋子,一手牵着程平的手,回里屋去了。

  “小路,爹,你看这孩子,这么没有礼貌!”路霞有点不好意思,这个闺女最近仗着爷爷的宠爱,有点过分了,竟然也不和爷爷说,提过袋子就走了。路霞要跟上去,不过被程雨露瞪了回来。

  “干什么?我说了,以后小路归我管,本来就是给她买的,拿去吃就是了。”

  程木淸一看这个情况,心里更加的气愤了,老头子不疼孙子,反倒是给弟弟家的赔钱货买吃的,“爹,我家的房子最近总是在漏雨啊!唉,真是没有办法,你说,把孩子的被子都弄湿了。不信,改天你看看去。”

  程雨露听儿子说完这句话,心里真的不是滋味,程风清两口子相互看了一眼,这个时候,真是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了。

  见没有什么反应,程木淸也干脆挑明了,“爹,给我二十块钱。”

  程雨露听到了,意料之中的话,可是听起来还是那么悲凉,“你也成家立业了,难道还要和你老爹要钱吗?”

  程木淸似乎就等着这句话呢!“爹,你不是我爹吗?我和自己的爹拿钱,那是天经地义的,我现在钱进。你就说给不给拿吧?”

  程雨露听了他的话,一声不吭,可是放在腿上的手却在颤抖,程风清看到这个样子,深怕自己他爹气坏了,“大哥,我有,我有,我给你拿。”说完,扶着自己的父亲进了屋。

  一听丈夫这么说,路霞气的偷偷掐了他一把,这个男人就是这样,也不和自己商量一下,自己就做主了。二十块,那是多少钱啊!可以让他家花一个月了。

  不过程木淸可是拿得心安理得,自己的爹说不上偷偷的撘了多少给弟弟呢,不拿白不拿,回头看看自己的爹,已经回自己的房间,想去看,可是还是忍住了,接过弟弟给的钱,数了一下,有五块的,还有两块的和一块的,甚至还有五毛的,路霞看自己的大伯贪婪的在那里撵着吐沫数钱,气的直喘,真是没有办法啊!

  程雨露这一生最郁闷的就是有这样一个儿子,因为儿子从小失去了母亲,自己难免宠爱一点,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儿子对他的继母和弟弟非常的反感,好在小儿子是好样的,非常的孝顺,自己是从来没有撘给小儿子什么钱的,有时候连自己的老伴儿都生气,为什么对小儿子不多照顾一点,可是他们哪里知道一个做父亲的苦心呢!

  程路知道此时爷爷一定非常的难受,子女不孝,对一个老人来说,是最大的打击了。程路站在爷爷的房门口,看见爷爷躺在炕上,用胳膊盖住了眼睛。

  其实程路想过,大伯应该是爷爷最疼爱的孩子,要不也不会敢在爷爷面前这样放肆,说白了,就是爷爷惯的。不知道此时,他是否已经满眼的泪水?

TOP

四 天气预报

  

  爷爷还是大病了一场,因为爷爷病倒了,奶奶也提前从姑姑家赶回来了,听说爷爷病了,姑姑和姑父都赶过来了,姑姑程水清也才三十岁,可惜一直没有孩子,后来到是有一次怀孕的机会,不过因为出了意外,终于还是没有留住,姑父又去的早,也是个苦命的。

  程水清担心的坐到了炕上,“爹,你咋样了?”姑父马金鹏也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是从供销社买来的果子,也就是那时候的蛋糕。

  程雨露见是自己的女儿来了,老太婆也回来了,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感叹,“没什么大事,不要担心,耽误了家里的农活怎么办?”看见自己的老伴儿也回来了,又转过头对她说,“你咋回来了,不是说要住一段时间吗?”

  程路的奶奶关秀芬是个很温和的人,这么多年和爷爷很恩爱的,“听说你病了,我还能待的住吗?”关秀芬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可是身体也不是很好。

  一家人都知道程雨露为了什么生病,可是谁也不敢提,姑姑和姑父回来了,路霞赶紧炒了一盘儿鸡蛋,又让程风清去装了一斤白酒,买了一斤肉。

  姑姑和姑父都在肉联厂上班,算是这个时代的双职工,日子过的要比程路家好一点,当初爷爷是不同意这桩婚事的,可是敌不过姑姑的苦苦哀求,这才答应了。姑父对爷爷和奶奶还是比较忌惮的,因为他们原本就不认同这个女婿的,程路现在想来,爷爷一定是算出了姑姑和她结婚之后的命运,所以才不同意的,可是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你预计到了结局,可是却什么也改变不了,爷爷想必也有这样的感叹吧!

  程路六岁了,按照她现在这个年龄应该上幼儿班了,她们村里没有幼儿班,所以程路和妹妹就一直在家里待着,由奶奶关秀芬看着,只能等到八岁上小学了。

  夏天,是铲地的时候,这个时候,家里的大人都要去地里干活儿的,爷爷奶奶也要去的。程路和妹妹没有人看着,也只能跟到地里去。姐妹两个年纪太小,也帮不上什么忙,路霞嘱咐程路要照顾好妹妹,然后也拿着锄头往地里去了。

  姐妹两个坐在树荫下玩儿,妹妹很好带的,呆呆的,还记得她长大时的样子,学习成绩不好,可能也是因为太贪玩儿,太叛逆,在家里也没有自己得宠,程路知道妹妹后来是怨恨她的,她也对妹妹存在着愧疚的心里。后来妹妹早早的就结婚了,就在自己上大学的那年,可是妹妹过的不怎么好,早早的生下了孩子,变成了一个整日为生活奔波的农村妇女,因为生活的困苦,妹妹显得比自己还要老,看上去三十岁的样子了,此时看妹妹娇憨可爱,程路心里发誓,一定要让妹妹过上好日子,让她也可以上大学,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

TOP

 路霞中午给家人带了午饭的,也就是蒸的馒头,还有咸菜,馒头碱大了,所以黄黄的还开了花,还带了两个暖瓶的水,还有毛巾,为了给家人擦汗用的,烈日当空,这样的天气,在田里工作,真是辛苦,看着生病刚好的爷爷,还在工作,心里真不是滋味,什么时候才能改变现在的状况呢?

  妹妹程娇坐在铺好的席子上玩儿着,一会儿就玩儿腻味了,非要爬到外面去,程路只能一次一次的给她抓回来。尽量的逗她开心,这中间,大人们回来喝了几次水,看见程路把妹妹照顾的很好,路霞还直夸她。一直到了中午,大人们才回来吃午饭,他们已经很累了。可是中午吃过饭,休息了一下又去工作了,这样一直到了天黑。程路看着他们这样辛苦,心里真不是滋味,当年自己自费上高中,父母是抱着多大的希望啊?因为自己上高中是自费,让父母在别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说他们程家人打肿脸充胖子,非要用钱供养出一个大学生来。

  又到了赶集的日子,这次程雨露又带着孙女出去了,来到了上次的饭店,老板娘一看见程雨露,就跟看见了神仙似的,

  “哎呀,老神仙,你可算是来了,你可得救救我的闺女啊!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报答你啊!”老板娘也不管这是在店里,也不管身边还有好些人看着,拉住程雨露的手就开始哀求。

  程雨露显得很平静,显然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里面说吧!”

  程路现在也开始相信了,爷爷的本事确实大了去了,

  老板娘急切的领着祖孙两个来到了上次的房间,程雨露不等她开口,就说道,“看来你是发了横财了。”

  老板娘现在是程雨露说什么都不惊讶了,“是啊,我这里的房子被人看上了,说要给我二万呢!您说的真是太准了。我妈做手术的时候真的出了意外,没有想到是癌症已经扩散了,怎么打开,怎么缝回去的。医生说也就是最近的事儿了。可是,我女儿可咋办啊?”

  原来老板娘的女儿在乡里的种子站工作,长得很漂亮,可是被乡里一个领导的儿子看上了,百般的纠缠,可是她女儿也不敢和家里说,听了程雨露的话,老板娘才开始留心自己的女儿,看她闷闷不乐的样子,问了才知道有这样的事,那个小子是乡里有名的混混,有一次还差点把她女儿给欺负了。这叫老板娘怎么能不担心呢!更何况,是乡里领导的公子,老板娘哪里敢得罪,在这个地方,乡里的领导,就是当地的土皇帝,权力大的很。

  程雨露示意她也坐下,老板娘听话的坐到了一旁,等待着他的判决,眼睛一刻也不敢移开,“你让她离开一个月,过了这个月,一切就都解决了。”程雨露也不和老板娘废话,只说了应对的办法。

TOP

要知道这个年月,有一个正式的工作可不容易啊!这离开一个月,工作还能保住吗?“可是工作···”

  “你就说家里有了急事,你的母亲不是去世了吗?”

  “嗯,也只能这样了,我听您的。”

  出了饭店,爷孙两个又逛了一下,这才往会走,这才他们没有坐车,这几天,程路的心里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她是想和爷爷学的,可是学到什么样的程度呢?最重要的是,自己将来的人生规划是怎样的呢?程雨露看自己的孙女半天没有说话,知道她一定在想事情,不由得失笑,“小路,你想好了吗?”,程路知道此时应该是自己表态的时候了,可是她还没有想好,程雨露笑了,“西面要地震了,不知道这次要死多少人呢!”。

  听爷爷这样说,程路心里咯噔一下,现在是1985年八月,她记得在这一年,新疆发生了7.4级地震,这是建国之后发生的几次大地震之一,所以程路记得的,可是爷爷连这个也知道吗?哇!真是太神奇了,如果真的可以象爷爷一样,能够有这么大的本事,那么未来不就是真的在自己的掌握中吗?

  程路停下了脚步,程雨露见孙女停了下来,知道他要的答案来了,“我决定和爷爷好好的学习了。”

  看着孙女坚定的小脸,程雨露笑了,“好,我们好好的学,爷爷将所有的本事都交给你,你会成为最了不起的女人。”

  在那之后,程路有时间就会和爷爷一起学习,这样的学习,不仅仅是易经八卦,还包括书法、中医甚至是为人处世之道,程雨露还要孙女在以后的学习中,多加人一些现代的元素,比如生物、医学、心里学等,易经是非常难懂的,如果不是爷爷程雨露耐心详细的讲解,程路根本不可能学到什么,但是,这些书本上的知识好掌握,最难的是实践,所以,程路在和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开始试着实践,而第一步,就是天气。

  程雨露告诉孙女,预测天气,一定要根据五行所属和衰旺,参照日建月建定之,这样才能准确,用年、月、日、时之外,再加方位的起卦方法,或者是年、月、日、时加地名笔画数的起卦方法,为了验证,爷孙两个每天预测之后,都要围着广播听各地的天气预报,这样可以总结经验,统计出准确率。

  这天,天气非常的晴朗,路霞和丈夫打算去程路的姥姥家串门儿,不过在吃过早饭过后,程路看着正在换衣服的妈妈,随口说道,“妈,带上雨伞,要下雨。”

  路霞一听女儿这么说,瞪了她一眼,“瞎说,我早上听了天气预报了,再说这大晴的天,哪里来的雨。”

  程路见妈妈不当一回事,也不说什么了,不过傍晚的时候,程风清两口子被淋的浑身湿透了回来了,路霞也不赶紧换衣服,趁着公公不注意,一把将女儿拉到屋里,“说,你咋知道要下雨的。”

  程路见妈妈湿淋淋的,担心她生病,“妈,你还是换衣服吧!都湿透了。”

  路霞现在更关心她家里是不是出了一个神婆,“快说,不然我打死你!”

  不过还没等程路开口,程风清进来了,“发什么火?小路不是告诉你,让你带伞了吗?”

  路霞一把将丈夫推到一边,“说,是你爷爷说的吗?”

  程路见妈妈这样坚持,只能说道,“是我算出来的。”

  一听程路这样说,路霞呆愣了半天,程风清眼见事情不好,赶紧将女儿推出去,然后安抚老婆道,“这是爸的注意,我们以后注意就是了,爸这一年的身体很差,你就将就一下吧!”程风清非常的孝顺,古语说,顺者为孝,他不能忤逆。

  “唉,我的孩子要是成了巫婆可咋办?”路霞沮丧的一屁股坐到炕上。心里暗自拿定注意,一定要好好的看着程路。

  在程路上小学之前,她都是和爷爷学习易经的,为了学以致用,也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所谓的麻烦也就是路霞的私下干预,程雨露领着孙女外出云游了,为的就是积累经验,增长见识。他们对家里人说是回老家看看,所以也就没有什么阻碍了。

TOP

五 搬家

  

  程路和爷爷一路上见到不少人,程雨露也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提别人算是几卦,顺便让程路学习,如果是遇到程路学过的,还要程路先说,然后自己改正或者补充。其实,程路在这次旅程中,最大的收获,就是自信,她变的自信了许多。

  都说一个人的字体,可以影射出一个人的性格,程路是完全相信的,重生之前,程路的字很别扭,即使上了大学,她的字依然没有什么长进,看上去比小学生好不了多少,每每需要亮出自己的字的时候,总是羞愧非常,自己也曾经私下里买来了不少书籍,字帖,什么毛笔字帖,硬笔书法字帖,甚至先从写大字开始,但是万分的遗憾,她的字还是数十年如一日的难看。

  这次爷爷教导她书法,开始的时候,程路也是不抱什么希望的,书法的练习是非常枯燥的,练了不到半个小时,程路就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对劲。为了练习书法,爷爷特地给程路到县里买了毛笔,还有墨汁,要知道,如果经常练习,这可是不小的花费啊!程路心里也清楚的。看着她妈妈路霞,每次心疼的拿着她练过的字的废纸引火的时候,程路也很心疼,可是他爷爷非常坚持,也不用他爸妈掏钱,路霞即使再心疼,也不敢说话。

  一边烧火一边嘴里还念叨着,“这么多的废纸可以因多少年的火啊!唉!只能烧火,连擦屁股都不行。”

  程路听到这话,呵呵的笑了,她记得她妈妈拿着她练过字的纸给妹妹擦屁股,结果,妹妹的屁股洗了好几次才洗干净,要知道这时候的墨汁可是货真价实啊!

  爷爷的教导非常的严厉,最对待程路学习的问题上,他是不容许有丝毫的差错的。

  上次回来之后,程路的对于相学还是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的,用爷爷的话说,以她现在的水平,可以到集市上骗口饭吃,程路呵呵的笑,其实她也就是知道一些初步的大概的知识,对于爷爷打算教给她的《梅花易数》,《水镜相》,还有家传的秘籍,都是要一点一点开始的,也就是从易经八卦开始的。程路既然要立志做一个伟大的女人,一个精通六艺的女人,所谓六艺也就是八卦、六爻、四柱、手相、面相、风水等六术,所以,程路一定要扎扎实实的打好地基了。

  最近,家里一直在商量一件事,说是要搬家,其实这也是为了程路她们两姐妹将来上学考虑,这件事程路还是有点印象的,他们家后来搬到了乡里去了,一个比较偏的房子,地势很低,路也不好走,不过那几年到是很平静,直到爷爷生病,好运结束了。

  “爷爷,我们不去看看吗?”程路知道自己如果管的太多,难免被大人怀疑,可是现在和爷爷学了易经,那么搬家看看房子的风水,就是很顺利成章的事了。

TOP

  “你是说搬家后的房子吗?”程雨露见孙女点头,这才将她拉过来,“我算过你父母这些年没有什么大事,不用担心的。”

  “爷爷,可是这个家还有爷爷、奶奶、我和妹妹啊!”

  “嗯,也是,我们赶明去看看,你今天先把我教你的家宅篇背好。”

  程雨露一听孙女这样说,也觉得自己太草率了,其实也不是自己不关心这个家,儿媳妇路霞非常的反感易经术数,所以,为了避免家庭不睦,程雨露尽量的少管这些事。不过孙女说的对,家中还有老人孩子,不能马虎。

  程路跟着爷爷到了乡里,来到了程家打算买房子的那户人家,其实也就是程路前世住过的家,到了那家,程雨露对他们说,他们是来看房子的,房主高兴的领着他们四处看看,一个简单的两间半的房子,房前是一个菜园,挺大,院子中还种了沙果树,房后有猪圈,才要一千五百块钱,一进屋,程路跟着爷爷四处的看,仔细的回想和头脑中所学的风水理论联系起来。爷孙两个看的很仔细,然后才和主人说回家商量看看,这才告辞。

  出了门,走在路上,程雨露就问孙女,“你看这房子怎么样?”

  “嗯,这个房子有横梁压顶,这个不好。”

  “不错,继续说。”

  程路大着胆子开始分析,“西北方位有厕所,有厨房,对男人的身体健康不好。事业上衰败。它的厨房,在一进门的左边,会有害身体,容易招小人。”

  “与门相对的客厅的另一面墙,也就是靠山,又叫财神位。在它的最左边有窗户,这是破局,对子女的学业有影响。这个你没有看出来。”

  程雨露补充了孙女分析出的答案,不过心里犯了难,这所房子的价钱合适,但是怎样说不买呢?自己到是可以出钱,只能希望可以找到另一个合适的了。

  程路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当年的学业问题,有可能和自家的风水有关系,不过她自己不好好学习也是一方面。她妹妹也不怎么样,父亲的身体也是在那时候开始不好的吧?爷孙两个都各怀着心事,一起回家,路过小卖店,爷爷照常给程路买了零食,其实她不怎么喜欢的,不过妹妹很喜欢,妹妹一岁断奶之后,开始吃饭了,可是家里也没有什好吃的,爷爷买的大块儿的饼干,她很爱吃的。

  回到家,爷爷让程路自己看书,他把奶奶找到了屋里,看来是要商量买房子的事了,后来程路的父母从地里回来,也加入了研究的行列,爷爷并没说是因为风水的关系,但是奶奶是知道的,不能细说,因为路霞是非常的反对的。程雨露为了能让孙女顺利的继承自己的衣钵,所以必须暂时安抚住程路的父母。

TOP

 程风清又找了一家,这次的房子比较靠近乡里的中心地带,而且房子也更好,但是价钱也更贵,两口子不敢忤逆老人的意思,可是又没有那么多的钱,一时间真的犯愁了。

  程风清看看坐在炕上发愁的妻子,说道,“要不,上你哥家去借吧!”

  路霞一听丈夫这么说,猛的一抬头,“你说的倒是轻巧,回我娘家借钱,你过年咋回去?丢不丢脸?”

  程风清一想也是啊!“那咋办?”

  “要不···和咱爹说说?”

  “屁话,我哥想着法儿的琢磨我的爹的钱,你也是吗?”

  不能怪程风清生气,他向来孝顺,也只有在对待他爹娘的问题上,他才会和自己的老婆大声说话,路霞也知道自己丈夫的脾气,见他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吱声了,心里感叹,看来这个家是搬不上了。

  “小霞!”

  “妈,有事?”路霞很惊讶,都要睡了,婆婆咋来了。

  “这是一千,你爹说了,是他相中了那个贵的房子,所以也出一半儿,拿着吧!”关秀芬把钱交给了儿媳妇,有看看两个小孙女都睡了,也就走了。路霞还在呆愣着,她的公公婆婆还真是有钱啊!她还真是没有想到。

  “这回好了,你满意了吧?”

  看着丈夫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路霞赶紧陪笑脸,“呵呵,是啊!我这不也是为了孩子吗?要是每天上学都走上半个小时,得走六年呢!”

  程路躺在一边,心里也是高兴的,这好像预示着他们一家的命运都将不同了。

  搬家之前,爷爷把程路叫过来,领着她来到了自己的屋子,奶奶被爷爷支去姑姑家了,程风清两口子也下地没有回来,家里只有程路看着妹妹。程雨露什么也不说,挪开了炕上的柜子,然后拿着一边的锤子和凿子,一点一点的将墙凿开,

  “爷爷,你在干什么?”

  “不要说话,让你妹妹自己到隔壁去玩儿一会儿,不要在这里捣乱。”

  程路见爷爷正在忙着,就带着妹妹出去了,过了一会儿,爷爷就在屋里喊她,程路让妹妹一个人在院子里玩儿,然后自己进去了。一进屋,就看见炕上放着一个箱子,程雨露示意孙女过来,然后打开箱子。

  “这是···”程路非常的惊讶,这个箱子大概有十四寸电视那么大,里面都是灰尘,但是程路还是认出了里面的东西,是一些银元,还有金条,还有一些金镯子,样式古朴的手势,其中一个翡翠的项链,还是非常的鲜艳,这些东西被人知道了,他们家绝对有灭门之祸。

  “这是我年轻的时候,积攒下来的东西。”

  “爷爷,你这么有钱,为啥不拿出来给我爸和大伯啊?”

TOP

程雨露看看孙女,心想这个孩子还真是聪明,也非常的善良,有时候甚至觉得面前的这个孩子是个大人。

  “小路,记住了,做相士,心要正,要劝人向善。可是相士也不是万能的。我不拿出这些东西来,恰恰是为了他们好,多了横财,反倒会给他们招来横祸,知道吗?”

  程路点点头,她多少可以理解爷爷的苦心,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拿出来这些东西,要带走吗?这些东西,不会连奶奶都不知道吧?估计是这样的,要是奶奶知道了,一定会偷偷的给爸爸用的。爷爷当初病的非常突然,走的也突然,估计是没有机会说出来,也许,他那时候也是不想说出来。

  “爷爷将这些东西交给你了,我看你的命贵,可以经得住的,这些东西都留个你,可是你要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用,知道吗?”

  程路点点头,心里真是思绪万千,这些东西应该值很多钱啊!可以买多少的好东西啊!不过爷爷也说了,横财易招横祸,自己的小命更重要啊!看程路答应了,程雨露才把东西放到了一个纸箱子里。

  因为要搬家了,程路的大伯和姑姑一家也得到了风声,一边收拾,一边帮着往车上装东西,程风清俩口子即使是搬到了乡里,也还是务农,只是他们每次到地里,要走很远的路,这都是为了孩子。

  路霞已经提前将东西都打包好了,等到程路的大伯一家和姑姑一家都来了之后,找了村里唯一的一台拖拉机装好了,一大家子人都挤到了车上。

  其实程路也很奇怪,大伯一家都很怨恨他们家的,也怨恨爷爷奶奶,这次搬家通知他们,也就是走一个形式,没有想到,大伯程木淸竟然带着家人来帮忙,程路看爷爷还是挺高兴的,也许在他的心里,对这个儿子还是抱有希望的吧!

TOP

六 牛刀小试

  

  程平也来了,他还是那么怯弱,比程路大,而且也上学了,可还是跟在程路的身后,看着大人们忙活。程路注意到了爷爷把箱子抬到了自己的炕柜里,由于只是一个纸箱子,大家反倒没有怎么注意,反倒是一个木头的带锁是小箱子,小箱子是黑色的,也不大,不过在奶奶把它慎重的搬到屋里的时候,程路还是发现了大伯和大伯母的眼光没有离开过那个箱子。而比较有意思的是,路霞不盯着小小箱子,却盯着程木淸两口子看,那眼神带着鄙视,带着探究。

  “小路,我们干什么?”程平看妹妹程路一直在看大人们,

  “小哥,你最近上学还是和张家的孩子一起走吗?”程路说道,

  “是啊,可惜你不用走那么远的路了,如果你家没有搬来的话,我们可以一起上学的。”程平也不知道是因为被父母教训的多了,还是因为天生就是这样的性格,总是感觉他很胆小又没有主见,程路记得那时候自己的年纪还小,也很少和程平在一起玩儿的,只是记得他长的很好,

  “小哥,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不要和张家的孩子在一起玩儿了,他们不是好人,还有,你一定不能和他们去水库玩儿,知道吗?”程路提醒他,记得当年就是因为爷爷过生日,大伯他们一家来祝寿,程平趁着这个机会和张家的孩子去水库玩儿了。

  “小路,我就是想去,我爸妈和不让我去啊!其实我很想去的,可是每次他们叫我的时候,我妈都不让我去。”在程路这个妹妹面前,程平也没有什么顾虑了,他没有什么朋友,只有张家的兄弟两个会和自己玩儿,尽管他们经常和自己要零花钱。

  “小哥,你可不要傻了,张家的孩子都很坏,你知道他们的爸爸蹲监狱了吗?他们也是坏人,还有啊!你知道咱村里的那些死猫烂狗都哪里去了吗?”不是程路危言耸听,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不知道啊!哪里去了?”程平很好奇,

  “都被扔进水库喂鱼了,那些鱼就是吃那些东西长大的的。”话从程路那小嘴里说出来,程平还是相信的,程路是爷爷最喜欢的孙女,据自己的父母说,是将来要继承爷爷手艺的人。所以她说的话,一定是对的。

  “太恶心了。”程平显然了沉思,不希望自己被鱼当成了食物。

  “小哥,你成绩咋样了?”程路问到,

  “不咋好。”程平感到很羞愧,老师也不怎么喜欢他。程路想了想,回到屋里,不一会儿,又从屋里出来了,走到程平的面前,把手掌摊开,那是一个自动铅笔,上面还有卡通图案,一看见这个东西,程平的眼睛都直了,

  “小哥,你要是这次考试进了前十名,我就把这个自动铅笔送给你。你看好了啊!这个摁一下,铅就出来了,我敢保证,学校里肯定没有人有这个。”那是程路和爷爷出门的时候买的,他们这里的孩子只是在电影里看见过城里的孩子用这个,可是谁都没有见过,就连商店里都没有卖的。

TOP

“好,你说话要算话啊!”程平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个自动铅笔。

  “你放心,我一定给你留着。”程路认为这样可以刺激程平的学习的积极性,令一个方面,可以让程平原来张家的孩子,避免悲剧的发生。

  程路以前看到过一个故事,一个老头,他很穷,他的儿女们都非常的不孝,一个聪明的人看到老人可怜,就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他让老头自己弄一个神秘的箱子,他的儿女们看到了,都以为老人有什么家底,都争相要给老人养老,直到临终之前,老人才把箱子打开,原来里面只有一张纸条和一块砖,纸条上解释了老人做这件事的原因,他的儿女们看到了,都非常的羞愧。

  程路不知道爷爷是不是也在考验他的儿女,但是,这个箱子的确吸引了有些人的注意力。程路不由得为爷爷感到悲哀,这是一个做父亲最大的悲哀了吧!

  搬新家都要燎锅底的,就是在这个新家做第一顿饭,家里的亲朋好友都要来祝贺的,程家搬家,也陆续的有人来帮忙祝贺了,到了晚上的时候,已经聚集了二十多人。路霞和大伯母郭琼还有几个过来帮忙的女人,都在厨房里忙活,程平带着两个妹妹,老实的在院子里玩儿,眼睛一直盯着院子里的大水盆,那里面用冷水泡着几瓶饮料,那是为了不喝酒的女客准备的,孩子们也可以分到一点,程路可没有什么兴趣,那是用香精勾兑的,用的还是冷水。程娇今天也很开心,因为有这么多的人来她家,她显得非常的兴奋。

  农村的酒宴非常的简单,炒鸡蛋,用黄瓜和干豆腐还有自己做的粉皮拌凉菜,比较好的,就杀一只鸡,不过排骨太贵了,再炒几个青菜,家家都是如此,想要换个花样,也是不可能的,唯一可以比较的就是谁家的媳妇手艺更好一点。

  这男人们吃饭啊!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一边吃,一边聊,一边还喝着酒,不但这样,还得抽烟,炕上放着一个用竹条编的圆筐,里面有现成的烟丝,还有裁好的纸,用来卷烟的。这女人们忙活的就是给这些人添菜,如果菜吃光了,会被人家笑话的,那样很难看。

  “妈,我们饿了。”程路比较大胆,在这个繁忙的时候,还敢出现在大人的面前,可是他们三个孩子都饿了,妹妹也很饿了。

  “哎呀,等一会儿给你们找点吃的,先去一边儿玩儿一会儿。”饭已经吃了一个小时了,可是这些男人们的兴头不减,估计还要一个小时,厨房的女人们有的洗菜,有的切菜,有的烧火,就是没有人有那个功夫管他们,程路回头一看,程平牵着妹妹程娇,满怀希望的等着她的好消息呢!程路一看没有办法了,自己到碗柜里找了一个大碗,找了一个勺子,进屋去了。

TOP

屋里的大人们聊的正高兴,程路直接走到爷爷的身边,也不说话,就直接把碗递给他。桌上的人看见了程路的举动都楞了一下,小孩子的举动没有什么好笑的,只是担心这个孩子会被大人斥责。不过他们猜错了,

  “饿啦?”程雨露接过孙女的晚,拿着筷子给她夹了不少的菜,

  “我们三个都饿了。”程路的意思是要多加一点,

  “哦,这样啊!”程雨露如孙女所愿,拨好了菜,又递回给她,“去盛饭吧!”

  程路接过碗,就离开了,桌子上的人都在说程雨露真是好爷爷,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程家向来很讲规矩的,也就是程路过来要,如果是换一个孩子,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当程路他们三个你一口我一口的吃饭的时候,门口来了一个人,看他急匆匆的样子,好像有急事,一进院子就问道,

  “请问程木淸两口子在这里吗?”

  路霞听到了,从屋里出来,“你是?”

  “我是来捎信儿的,肖琴她妈病了,着急找他们两口子回去看呢!”

  “啊,快进来。”

  路霞赶紧领着这个人去找大哥两口子,程路惊讶的看着,反倒是程平,注意力全在碗里,根本没有注意到,过了一会儿,程木淸两口子就出来了。

  “小平,你爷爷家待着啊!我和你爸去你姥姥家。”肖琴告诉了儿子一声,就离开了。

  程家出了这样的事,大家也没有心思喝酒了,吃了主食,都纷纷离开了,程雨露出来了,看见了在院子里玩儿的孙子们,他想起了,这是一个机会啊!

  “小路,跟我进来。”

  “好。”

  程路正发愁不愿意玩儿呢!正好爷爷来叫她,赶紧跟着爷爷进屋去了,

  “小路,你用我教你的易经算一下,你大伯母的母亲这次病的如何,有没有事?”

  程路有点紧张,她还没有算过呢!不过试试也无妨,程路用现在的时间,起卦,先是用体用生克法,又按六爻法反复的推算,最后得出的结果是子孙为吉神,又临青龙为吉神。子孙为医生、为药物,又临旺相,故老人不但死不了,而且病会好转。

  程路将自己的推演和得出的结果和爷爷说了,程雨露看着孙女,小小的年纪,还真是有悟性,虽然推演的不是很准确,有些地方也不对,但是结果是对的。他没有夸奖孙女,因为程路表现的越出色,他对程路的希望就越大。

  程平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姥姥生病了,此时也没有心情玩儿了,耷拉个脑袋在地上画圈圈,程路拿来的饮料他也不喝了,唉,真是多愁善感的男人啊!

  “好了,小哥,你姥姥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你怎么知道?你知道我姥姥得的什么病吗?”

  “是我算出来的,你不知道我和爷爷学易经吗?我刚刚给你姥姥卜卦了,她不会有事的。”

  程路本来不想和他说的这么多的,自己现在还没有出师,更何况,她妈妈反对她学易经的情绪越来越高涨了。

 “真的吗?”程平还是不怎么相信的,因为妹妹很小。

  三天后,程木淸俩口子回来了,原来肖琴的母亲得了肺炎,虽然有点耽误了,一度非常的危险,但是经过医院的治疗,已经好转了。程平听说姥姥的身体好多了,没有什么大碍,告诉拉住程路的手,

  “小路,你真厉害!”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