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我答|经验分享|综合物流|货盘信息|航线运价|物流服务|出口交流|职场速配|外贸综合|贸易展会|时事新闻|愚人码头|书香人生|大连知道|站务中心
发新话题
打印

[网络小说] 《重生女相士》

 傍晚的时候,程风清回来了,一进门,所有人都愣住了。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是那个女人的孩子。此时正在哭。

  “这是咋回事儿?”

  路霞急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这个孩子怎么会在程风清的怀里呢?

  “我也不知道,一个女人扔在公司的收发室的。放下孩子就打车跑了。”

  “啊…”

  程水清受不了了,疯了似的把桌子上的饭菜都摔到了地上,一时间,孩子的哭声,大人的叫喊声。路霞不住的安抚着程水清。程路仰天长叹。这叫什么事儿?

  “小路…这咋办啊?大冷的天,咱们也不能把这个孩子扔到外边吧?”

  程风清也是没有办法了。程路先让妈妈路霞把姑姑送回屋里。再让保姆和程娇领着孩子们进去,然后看着爸爸和他怀里的孩子。真的觉得好累,觉得头好疼!

  “派人找马金鹏,再找那个女人。然后再到马家去打听一下情况。不行就把这个孩子送到他们那里去。”

  “那…这个孩子…”

  程风清也很为难了,因为冬天的傍晚,实际上天已经很黑了,也更冷了,看这个孩子脸上脏兮兮的,身上只穿着棉袄。现在到是不哭了,程路走了上去。摸了一下孩子的额头,发现有点热。

  “先给我吧!”

  还能怎么办?孩子是无辜的,总不能天寒地冻的把孩子给扔出去吧?程路接过孩子,又来了一个陌生人抱着自己,孩子又哭了。小姑娘也就一岁多,还不怎么会说话,小脸儿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程路轻声的哄着,

  “爸,你去郭松叔叔家一趟吧!他一定有办法查到人的。”

  “行,我现在就去。”

  饭菜都被打翻了,谁也吃不成了。程路看这个孩子,也一定是饿着肚子的,不管怎样,今天就先照顾着吧!

  程路先给这个小姑娘洗了一下脸,又让保姆把弟弟小时候的衣服拿出来,然后弄了点粥喂给这个孩子吃。很奇怪,这个小姑娘很让人心疼。

  不过当程路把这个孩子的衣服脱下来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孩子的胳膊上竟然有淤青,程路不仅想到,这也许是意外吧?可是这孩子战战兢兢的样子,又让人有点怀疑。

  程路让她吃药,她也很乖的就吃了。和家里的那两个小霸王比起来,不知道要乖多少呢!

  过了很久,程风清回来了,一脸的阴郁。

  “怎么回事?”

  几个小孩子都弄睡了,所有大人都在厅里等着,包括程水清。

  “马金鹏那个混蛋,做生意赔了,欠了很多的钱,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那个女人也不见了。”

  “赔了?”

  程水清不敢相信,那么多的钱,怎么会赔的这么快呢?

TOP

“那有啥奇怪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以为在我们家是屈才了。现在自己碰的头破血流了。”

  程路也明白了过来,那个女人以为马金鹏一定是回来了程家,所以才把这个孩子送到这里来。所有人都看着程路。想要听她的建议。

  “马金鹏无论是怎么样?都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那个女人如果再来闹的话,就直接报警,至于这个孩子,我们没有那个义务去帮别人养孩子,更何况还是这个孩子。就更不可能了。

  明天就送到她爷爷奶奶那里吧!”

  “就是啊!真是可笑,竟然把孩子送到这里来了。你说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要是把孩子冻死了咋办?”

  “她现在也很落魄了。这个孩子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累赘。也许根本不在意马金鹏是不是在我们家,只是想把这个孩子丢下罢了。”

  听程路这么一分析,路霞气得跳起来大骂。程水清就更是气得脸色刷白。半天也说不出来话。

  程路回到自己的房间,孩子让保姆看着了,本来保姆是不用晚上留下的,可是今天的情况很特殊。看着桌子上的那封信。程路更是烦闷。给曾全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了,可是他就是不接。程路下定了决心要去找他,可是,眼下家里还真的走不开。冷静的想了想,这样晾着他几天也好。也许这不过是他耍的手段而已。

  第二天一早,程风清就带着那个孩子走了。程路想了想,觉得还是不甘心,她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只能这样傻傻睁着眼睛到天亮。收拾好行李,程路马上就准备出发。

  “小路,你这是要出门?”

  路霞非常的吃惊,看女儿拖着行李箱,准备走的样子。

  “嗯,妈,我有事,回来会和你们说的。”

  “可是这眼下都要过年了,也就半个月了,这个时候可是家里最忙的时候了。水库的鱼也到了销售的旺季,还有…”

  “我是真的有事,再说了,我手下的那些人可不是吃闲饭的。放心好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好了。”

  “慢着,不要因为你大了,我就管不了你了,你最好给我说清楚了,咱家的事还没有我不知道的。让你亲自出马的大事可不多。给我说明白了。”

  路霞是谁啊?那是程路的亲妈,看自己的女儿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就感觉有事。现在竟然要拎着行李走了,这怎么可以呢?

  “啊…是正事,是我男朋友的事,也许会把他带回来过年,不过得看他的工作,还不知道是不是有时间。”

  “男…男朋友?你交男朋友啦?是什么样的人?他是干啥的?给我说说。”

  “妈,我要赶飞机,不能等了。回来我全说。”

  “哦,尽快回来,最好给我们带回来。知道吗?有事就赶紧打电话。对了,你到底去哪里啊?”

  路霞说了这么多,程路已经走到门口,将东西放上车了。

  上了车,也不顾着路霞的追问,直接开车就走了。她要去找他问清楚,到底为啥这么耍我。一定要让他说清楚,这次她真的发火了。气坏了,失去理智了。

TOP

一百四十 来到部队

 这是程路迈出的第一步,第一次这么动的对待自己的感情,第一次主动来找曾全。站在部队的大门口,程路反而不紧张了。现在的她的心里除了气,就是怨了。

  站岗的士兵一直在关注着这个女人,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及膝貂皮大衣,棕色的花纹皮靴,烫着头发。气势汹汹的站在那里,那感觉就好像是来砸场子的,不!或者说是要危害军事要地的安全。

  “你好,我找人。请问我需要办理什么手续吗?”

  程路这是第一次,还不知道需要什么手续,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的见到曾全。

  “哦…你好,请到那里去办理手续。”

  “谢谢!”

  程路按照士兵的指示,来到接待室。那个中尉很有礼貌的站起来,给程路敬礼,

  “你好,我要找人。”

  “您好!请您到这里登记。”

  程路按照他的指示,在表格中写出要找人的部队番号,所在部队的职位和姓名。那个中尉接过来一看,似乎是吓了一跳,惊讶的抬头看了一眼程路。然后手忙脚乱的拿起电话,一边讲着电话,一边看着程路。然后放下电话。

  “请稍候,他们一会儿就派人来接你。”

  程路就这么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然后安静的坐到一边,中尉用纸杯送上来一杯水,程路轻轻的说了声谢谢。

  接待处还有一个小战士,趁着这个时候偷偷地凑到领到的身边,

  “科长,这个就是曾队长的女朋友吧?可真好看啊!我还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家属啊!”

  小战士是山东人,说话还有点口音。

  “看来传说是真的。”

  小战士很好奇,

  “说曾队长的女朋友非常漂亮,曾队长受了她十年了。看到了吧?”

  小战士点点头,这个女人穿着白色的貂皮,显得她的肤色更加的白皙。这也说明她的家庭条件很好,她看上去也很年轻,也就二十二三岁,也只有这么好看的女人才可以配得上曾队长吧?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传来,紧接着,就是冲进来两个穿着作训服的男人,一进门,就盯着程路看,在程路的眉头皱起的时候,两个人才回过神来。

  “你好,请问是程路吧?我们是曾全的部下,我叫江淮,这是副队长皮彦春。久仰大名了。”

  “你们好,我是程路。那…曾全呢?他没事吧?”

  见曾全没有来,程路有点着急,难道是他受伤了?可是自己上次怎么没有看出来呢?这个时候心绪烦乱,根本就无法起卦。

  “没有,他在训练。”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皮副队长已经提着程路的行李,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三个人上了吉普车,程路还是不放心。

TOP

“他真的没有什么事吗?现在很忙吗?”

  “队长在后山的训练场呢!”

  “我能马上见到他吗?”

  “这个…”

  江淮有点犹豫,程路就更加的担心了,

  “他是不是受伤了?很严重吗?还是…遇到什么大事了?”

  这也许是程路这辈子最心焦的一次吧!看她这个样子,两个铁铮铮的汉子也不知道咋办好了。

  “训练场是不让外人进的,我们也没有办法!”

  “是吗?”

  听他这话,程路更是感觉不好,这是在安抚她吗?一定是吧?难道是心里问题?是受到上级的批评了?还是…皮彦春看了一眼江淮,两个都知道了,程路此时已经是心急如焚。脸色也非常的苍白。

  “那我们到食堂去吧!他们回来一定会在那里集合的。”

  “那…好吧!”

  说是食堂,其实就是在山脚下的一个军用帐篷搭的简易锅灶。外边冰天雪地,程路就坐在车里等着他们回来。等待是漫长的,好像那一分钟,都是一年一样,就这样一点一点的熬着。终于,远远的,程路看见了有人回来了,在这冬日里,这些人竟然是光着膀子的,一回来,就直奔帐篷外边的饭菜。手里拿着馒头,三两口就吃进去一个。

  然后,程路终于看见了曾全,他也是赤裸着上身的,身边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往前跑。曾全竟然恶劣的上去在他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程路下了车。这在万绿丛中,突然出现了一点红色,让一些吃饭的士兵,差点噎到,旁边的人赶紧递上一口汤。所有人都在看着程路,可是程路的眼泪却只有那一个男人。

  曾全很生气,身边的这个家伙在闹情绪,训练的积极性不高。不过他也马上察觉出了异常的气氛,怎么这些饿狼都停下了捕食,变的手足无措起来?侧过头,他发现了她。

  曾全真的没有想到,程路会出现在这里,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她最忙的时候吗?她不是从来都不会主动的吗?她怎么会来找自己呢?这些天的煎熬和思念,让他恨不得马上将程路拥进怀里。一头冷水淋下来。是啊!他提出了要分手,高兴她来,可是心里,更加的痛苦了。苦的不知道如何才能排解。

  曾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向程路,她真美,此时的她,就如同是山上的雪莲花,晶莹剔透。好像捧在手心,都怕她化了。咬紧牙,克制着自己,走进了她。

  “你怎么来了?”

  程路没有想到,刚刚见面,自己这么主动的来找他,他开口竟然是这句话?

  “为什么?”

  曾全觉得鼻子酸,可是他自从懂事以来,就没有再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可是最近,竟然又出现了。

TOP

  “因为…因为我厌倦了,因为我累了。”

  程路吃惊的看着他,他竟然这样说?厌倦了?累了?

  “啊…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蛋!啊…”

  程路拼命的打他,一下一下的捶到他的胸口,使劲儿的哭着,就如同哭的越厉害,就越是能挽留住心爱的人一样。她这样做是对的。看着程路这么失态的又哭又喊,又是撒泼动手的,曾全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那是程路啊,什么事都可以冷静的分析处理的程路啊!竟然为了自己这样,他高兴,因为这真的证明的程路对自己的爱。他更加的难过,因为他更加的不舍。他痛苦,因为越是爱她,就越是希望她幸福。

  不顾众人的诧异的目光,曾全一把抱起了程路,放到了车里,然后对一旁看戏的江淮和皮彦春说道,

  “交给你们了!”

  “是!放心队长!”

  江淮回答的是非常严肃的,可是那嘴角儿都快咧到耳朵了。其他一些一边狼吞虎咽的战士,也得到了曾全的一记眼刀,吓得大家都背过身去,来不及的,就仰头望天。

  等曾全上车,呼啸而去。议论声也起来了,一群男人们也如同菜市场的家庭妇女一样,评论着他们英武的队长,被女人打的画面。

  “哇…真是漂亮,连打人的姿势都这么优美!”

  “是啊!你看咱们队长,被打多舒服啊?”

  两个比较调皮的战士,一脸向往的看着吉普车的背影,一脸的神往,

  “赶紧吃,不想加餐就闭嘴!”

  皮彦春大喝一声,所以人都闭嘴了,江淮走到他的身边,

  “你看咋样?他们是不是真的会分手?”

  “分手?谁说的?你是说队长和你说的吗?他要和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分手?”

  “那还用说?你真笨!你没看这两天队长疯了似的训练吗?”

  江淮可是深受其害啊!只有这个傻鸟看不出来。

  “切,能分才怪呢?要是我是队长,拿枪逼着我,我都不会分手的。”

  “你懂什么?感情到了那个份上,为对方考虑的就多了。”

  曾全开着车,他不知道现在应该说什么,程路还在哭,好像要把两辈子的泪水都哭完。

  “别哭了!”

  曾全开着车,他不敢看着程路,可是她的抽泣声让曾全的心都疼了。

  “不用你管!”

  曾全没有办法,他就是管不了这个女人。等到了宿舍,曾全下了车,给程路开车门。

  “下来吧!”

  “就不下!”

  程路要拒绝,拒绝分手,所以拒绝他的一切。曾全无奈,只能拉她下来,拥到自己的怀里,

  “好了,别闹了,我们进去说。”

  程路还在挣扎,可是还是抵不过他的力气。

  进来曾全的宿舍,这是一个单间,曾全让程路坐到他的床上,然后到卫生间简单的洗了脸和头,然后穿上了一副。回来看见程路还是坐在那里哭,没有办法,只能拿着一个凳子,坐到她的对面。

  “不是想知道答案吗?不想听我说吗?”

  “不,我要说!”

  程路猛然的抬头,她想听的是真实的原因,哪怕他是真的厌倦了,她也要知道的明明白白,到底自己错在哪里?她要答案,到底自己是不是应该付出自己的感情?为什么坚持了这么多年,现在突然要分手?

  “好,你说!”

  “你爱上了别人了?”

  “没有!”

  程路这样问,让曾全觉得受到了侮辱。这是绝对不会在他身上发生的事,就是在做春梦,那对象都不允许是别人。

TOP

一百四十一 进展(H求票)

 “那是什么原因,就因为追到手了,所以厌倦了吗?”

  在程路看来,这是最大的可能了,这样的原因,也是最大的打击,程路最怕的也是这个,可是,还是问出来了。

  “你就当这个是理由吧!”

  “是吗?”

  程路好担心,真的很担心,可是越是害怕什么,就来什么,程路的眼泪刷刷的掉下来,她从来没有想到,这辈子还是这个结果,自己如此的小心的付出着自己的感情,如此谨慎的爱着,可是依旧是这样的结局。

  “小路,你别这样,你别吓我!”

  曾全有点着急了,看程路咬着唇,一声不吭,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继续流下来,失去了爱情,不能连这最后的尊严都失去了。可是她的手在颤抖,她的脸色发青,不知道因为过于隐忍,还是因为过于悲伤。总之曾全真的被吓到了。

  “我知道…了。我这就走。

  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再来找你,今生今世…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程路竟然说了这样的狠话,曾全完全没有想到,看着程路慢慢的站起来,有点踉跄扶着墙,不知道为什么,曾全感到很害怕,真的非常害怕,他知道程路在离开他,是真的离开。

  什么是万念俱灰?现在程路算是明白了,知道了。心好沉重,真的好沉重。一步一步,就这么离开。满怀期待,坐了飞机,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来到这里,然后…

  手伸到了门把手上,慢慢的拉开,然后,程路被人从身后抱住,门被猛的关上,程路被抵在门上,唇被压住,

  “我爱你,小路,我真是爱你,…太爱了…”

  “…我也爱你…曾全…”

  此时什么话都是多余的,程路只记得门被锁上了,衣服掉到了地上,没有人在意,然后,自己被放到了床上。耳边是他的喃喃细语,一遍一遍的说着爱语。程路甚至感觉到了他的哽咽和脸颊边的湿意,

  “不要离开我,我…不想的,真的…离不开…原谅我。”

  “曾全…”

  程路不明白他的意思,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曾全做出了分手的决定,可是她知道他还是爱着自己的,这就足够了,飞蛾扑火又如何,只要真的爱过一次,那才是无憾的人生?不是吗?放心自尊,放下现实的考量,一切都依着自己的本心,这是任何一个女人会做的选择。

  “啊…”

  “嘘…对不起,小路,对…对不起!”

  当曾全进入的那一霎那,程路的眼泪又掉下来,因为疼痛,也因为幸福。曾全很开心,很幸福,也很满足,他知道,此时此刻,程路终于属于他了,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程路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了!

TOP

 风雨过后,自然是彩虹,单人床上,程路被曾全抱在怀里,他满是厚茧的大掌在行军被中滑动着,抚摸着程路绸缎一样的皮肤。一声感叹,

  “你终于是我的了!”

  “嗯。”

  这个时候,好像分手的原因已经不重要了。可是程路更加的担心了。

  “你是在试探我吗?才…才这样的?”

  “不想你当寡妇!”

  曾全的话让程路一愣,半天说不出话来,这话是从何说起啊?程路不明白,从他的身上抬起头来。俯视着他。

  “说!”

  曾全看着程路,笑了,他现在改变的初衷,经历了刚才的事,他这辈子是不可能放开程路了。

  “先起来穿衣服吧?不然被发现了?”

  “发现了又怎么样?”

  程路虽然嘴里这样说着,可还是遮遮掩掩的找自己的衣服,

  “傻女人,在部队的办公室里做这事,传出去我还怎么带兵啊?”

  曾全笑她,一边还欣赏着程路雪白的娇躯,心里也在盘算着,如果再来一次,可不可以?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以他对战友们的了解,这半个小时已经是极限了。

  “哼!你以为他们不知道啊?”

  “虽然可能听见你叫,不过他们没有证据!”

  程路听他这么说,上去就是一拳,捶在他的胸口上,然后指着床单说道,

  “喏,证据在这里。”

  曾全一看,果然,床单上一大块血迹。然后呵呵的傻笑。动手收起了床单,小心的叠好。

  “你不拿去洗啊?那我去洗。”

  “不行,我得留着当纪念。”

  程路吃惊的张着嘴,纪念?亏他想的出来。不过暂时也不和他计较了。还是先穿好衣服吧!曾全的速度很快,穿好了一副,把床单锁进柜子里,然后又换上了新的床单,战场打扫好了。

  程路的脸还是很红,激情的余韵还没有完全退去。曾全看着又是心痒难耐,拉过来又是一顿吻,手也不老实的伸进程路的毛衣里。

  “你不是说…会被发现吗?”

  “再一会儿,真的…”

  过了好半响,曾全真的有点控制不住了,才不得不放开了程路。

  “你不是要知道答案吗?如果你刚才拒绝了我,也许你还有退缩的余地,现在不行了。”

  “怎么了?”

  “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完,曾全一脸的严肃,拉着程路出去了,走出大门之前,还拉紧了程路的大衣。曾全很严肃,看上去甚至有点悲伤。程路也不问,就这么被他带到了一个地方,然后下车。

  这是墓地,是烈士陵园,程路吃惊的看着曾全,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走了过来。拉着了程路的手,走过一座座的墓碑,来到最里面的一处,这是一座新坟,其他的墓都有很厚的雪,可是这座墓却没有。程路看着墓碑上的名字。孙迪烈士。那是一个笑的很开心的大男孩儿似的人。程路觉得胸口一窒。瞬间明白了一切,焦急的看着曾全。

TOP

曾全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看程路,只是蹲下来。摩挲着墓碑上的字迹。

  “老三,这是你嫂子。叫程路,以后我们会经常一起来看你的。你不会孤独的。”

  曾全说的很慢,似乎是在隐忍着。

  “你好,我是程路。”

  程路觉得心里好沉重,因为此刻她明白了,开始担心如果躺在这里是…不,不会的。曾全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站了起来。

  “这次我们一起出去的。可是他没有回来。我见到了他的爱人,家里条件也不好,还有孩子,才两岁大。一个男孩儿,他爱人的身体很差。看见他爱人悲痛欲绝的样子,看到他们孤儿寡母。程路,我不想有一天…你明白吗?”

  “我愿意。”

  “程路!”

  曾全一下子把她抱住。程路也紧紧的回抱着他,想要给他一点安慰。想要让他安心。他爱了自己十年啊!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年呢?就算那只是朋友的相濡以沫,就算那是亲人的关心和牵挂,那也是让人感动的啊!更何况是把自己看做是人生幸福的唯一标准的无比执着的爱情呢?程路不喜欢执着,因为她害怕执着。可是如今。她更担心失去执着。这一生,幸福才开始。保持这份幸福,将是她今后的人生目标。

  回去的路上,曾全欲言又止。一边开车,一边侧头看程路。

  “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

  “嗯…那个…我本来存了老婆本儿的。可是这次孙迪牺牲了,我看他家…所以,不够买房子了。”

  “就这事?”

  程路很惊讶,转念一想,这个家伙还真是麻烦,自己就体谅一下他那可笑的自尊吧!

  “那是不是说,我们结婚会没有房子了?”

  “哦,那个到是不担心,队里会分房子,不过你得办理随军。”

  “随军?哦,也行。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猴子满山走!”

  “哈哈哈…”

  曾全被程路逗的哈哈大笑,程路觉得这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才对,自己本来就不太注重这些身外之物,也许会有人说程路这是自命清高,不过程路可是在拥有了一定的资本之后,才做这样的决定的,这意义可不一样。不过还有不对的地方,

  “你求婚了吗?”

  “没有吗?”

  “非常肯定,没有,一个女人这辈子如果没有被人求婚就嫁掉了,这是最大的悲哀!”

  “是吗?都这样了?还费那事儿干啥?”

  “曾全!你要是没有一个像样的求婚仪式,就别想我嫁给你,没准我会碰上一个更好的。没听说过吗?下一个男人会更好!”

  “好,算你狠!你等着吧!”

  程路这才开心的笑了,今天真是大喜大悲啊!曾全也是,好像这辈子最开心的就是今天了。车停了下来。还没等下车,就有人冲着楼里喊,等程路下车的时候,就看见一队一队的人从楼里跑出来。曾全的脸一沉。程路看着他,又看了看这些人。

  “你们都出来干什么?”

  “队长,要开饭了。我们等你开饭。”

  其中一个胆子比较大,也许也是因为看见队长今天的心情很好的缘故。曾全哪里不知道他们的想法,看这些小子一个个手足无措,你推我挤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平日里冷厉严肃的样子?程路现在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刚来的时候只顾着生气担心了,现在面对几十个大男人像看猩猩一样的打量自己,也紧张起来了。

TOP

非常不错,继续更新啊,加油

TOP

更新啊

TOP

发新话题